首页 床上的泥娃娃 下章
第十五章
 三

 上官府大厅香气缭绕,群芳争,好一片美景。

 望西手拿鲜花,一脸无聊坐在首座。暂且忍耐,等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就带他的小奴远走高飞,天南地北任遨游。

 “啊嚏!”望西受不了地侧头,他最讨厌脂粉味,鼻子一闻到浓郁的脂粉味会止不住地打嚏。答应老大的要求,简直是受罪。还是,他的泥娃好,清清,没有这些多余的味道。他想回去搂她,省得在这里受罪。

 “第一百号,白小姐。”

 一阵浓郁的香风近。

 望西根本不想抬头,前面的九十九个女人的香味已让他濒临眩晕的边缘。他低头颔首,屏气凝神,免得中毒。

 香气的主人却误以为他害羞,白香香娇声笑道:“三少,小女子白香香。您那天的丰姿真是让人好生仰慕,尤其是您看香香眼神,更是让香香忘不了。”那天婚宴,她的座位恰好对着三少,他痴痴的眼神,玉人丰姿,瞬间夺走她的少女芳心,害她小鹿撞。看他的表现就知道,他粉害羞,明明看中她花容月貌,只敢暗送“秋波”没有关系,她主动一点就可以了啦!

 没反应?哼,凭她白香香名满苏州城的花容月貌,不怕你不手到擒来。

 白香香长期沈坊间才子佳人小说,学习过粉多桥段,今天恰好派上用场。她轻拨鬓发,假装不小心将珠花弄掉地上。

 耶!出师顺利。珠花恰好掉到他脚边。等一会,她假装拾花,趁机仰脸答话(更完美的桥段是,他拾花交给她,从此两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过,他那么害羞,这个桥段不大可能啦),让他看清楚她的沈鱼落雁之姿,他一定会为她倾倒。

 她莲足轻移,拾花,仰脸呈45°角微笑“对不起,花掉…”

 她还没来得及说完,一蓬从天而降的鲜花砸中她的脑袋。等…等等,鲜花?!是的,是他手里的鲜花。哇哈哈,她就知道无人能抗拒她的美。看你还假仙!手到擒来!手到擒来!

 她快乐地举花高喊:“三少把花给我啦!”

 “哗”大厅顿时人声沸腾,贺喜声不绝于耳。

 无人注意,正牌男主角早已被白香香的香气熏晕在座位上…

 ----

 “哈哈哈哈,三弟,听说那天你晕过去了。”上官望东不顾望西脸色难看,一径地打哈哈取笑他。

 他常想三弟的怪癖打哪儿来的?爹娘粉正常,生下的几个兄弟也粉正常,只有老三怪癖多如牛。能忍受他的只有丫鬟级别的女人。帮他找个小丫头,他偏偏不领情,成天和自己对着干。这年头大哥真苦命!逮着机会当然要好好嘲笑他。

 望西冷冷地提醒他“你再笑,我不负责招待你的贵客,你自己看着办吧!”

 “呃,我不笑就是,人都在大厅等着了。枉费我扔下一堆公事,陪你们增进感情。毕竟,你们三天后要成亲。”不跟着他们看看,兄弟间的笑料少粉多耶!

 望西确定他是故意的,明摆着他承认小奴的身份。哼,他偏不如他的意。“三天太快,仓促娶,恐怕人家不乐意。”

 上官望东一手搭在望西肩膀,笑嘻嘻地说:“能嫁入上官府是她多少辈子修来的福气,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再说,三弟,你难道不相信大哥的能力和上官府的财力?三天,我会给你全国最盛大的婚礼,包你这辈子难忘!其它的,你不用管,专心和白家小姐增进感情。你不用害羞,我一旁撮合。”他一副包在我身上的表情。

 兄弟二人进大厅。

 “哎呀,说曹,曹到。白小姐大驾光临,寒舍篷壁生辉。”上官望东夸张地说客套话。

 上官府算寒舍,敢情别家的府第就是茅草搭的?

 上官望东的客套话,加上他亲自出面,给足白香香面子。她识抬举地说道:“上官大哥见笑,白家小门小户,上官大哥多照顾。”

 “哪里,哪里。蒙白小姐不弃,看中我家三弟,今让三弟带白小姐四处游赏寒舍,可好?”

 正中下怀,求之不得。上官府家大业大,建的园子也和别家的不同。不来上官府,不知道什么叫开眼。白香香想到三后成为上官府庞大家业的主人之一,不由娇笑道:“有劳三公子!”

 ======================

 恩,上官府的园子果然精致,但是,她今不是来逛园子的。白香香粉郁卒地想。

 她特地遣走贴身丫鬟,目的是独自与三少花前叙情,大少干嘛不识相得一直跟着?还老是恬着脸笑?难道,他也喜欢她?呜,美丽是过错,谁让我喜欢的是三少,我嫁入府变成你的弟妹,你何苦对我痴痴不已?

 白香香沈在忧郁、凄苦的少女心事中,没有注意男主角不耐烦地走掉,现场只剩她与大公子。

 “白小姐,何以对我三弟锺情?”和闺阁千金说话真麻烦,文绉绉地。还是对着瓷器舒服,上官望东暗忖。试探她对老三的感情深道何种程度,以防三后婚事不成好弥补人家受的伤害。

 不料,白香香误以为他终于…“上官大哥,虽然你很好,但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对三少一见锺情,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你还是另寻他路吧!”恩,对,她记得某本书上,相同场景的女主角是这样回绝男主角兄弟,而男二号会沈痛地说…

 上官望东沈痛地说:“好,我明白了。”他心痛地想,大笔的道歉礼金跑不掉了啦,老三你拿什么赔给我!

 咦,他怎么觉得花丛里有人?

 仔细一瞧,原来是老三的小丫头在偷看。也难怪,上官府举办的相亲大会要是连府里的下人都不知道,传出去岂不是笑话?他何不趁机刺小丫头,让老三中招。说不定,三后换新娘,可以节省一笔开支。上官望东的小算盘拨弄得啪啪作响。

 “白小姐,令尊有多少个姬妾?”

 白香香怔一下,他怎么不按书上写的往下说呢?

 “十二个。”

 “若是你的夫婿有十二姬妾,白小姐能忍受吗?”循循善是上官望东的拿手好戏。

 “呃,上官大哥的意思是…”

 “三弟若在你之前已有一妾,白小姐还会那么坚定地嫁给三弟吗?”

 白香香一副恍然明白的神情。哦,试探我对三少的感情,你好趁虚而入吧!没关系,书里多的是二美侍一夫,其乐融融嘛!应该这么回答…

 白香香低顺眉眼道:“没有关系,香香愿与妹妹共侍一夫…”

 ----

 心碎神伤,燕泥跌跌撞撞回到西园。

 主人娶亲是迟早的事,可是,她偏偏看不开。

 那位小姐看起来心肠很好,不嫌弃她跟随主人。主人和小姐在一起最好不过。

 润月姐姐说她爱上主人,既然说出口的爱会烟消云散,那她告诉主人,有个小笨奴爱上他。之后,离开主人,情消爱散。

 她唯一遗憾是的没有为主人披过嫁衣。

 望西办好事,回到西园就见燕泥笨手笨脚地衣服。

 “干嘛呢?”

 燕泥不抬头,专心致志地赶制自己的嫁衣“绣鸳鸯。”

 望西从背后拥住她,爱昵嗅闻她颈间幽香“笨手笨脚的,代绣房不就行了。”

 燕泥的右手伤好后,手虽然还能运用,但是做这种灵巧的针线活却是困难重重。望西线路线脚扭歪得厉害,思及自己造成,怜惜悔恨之情溢于脸上,嘴头却故意揶揄。

 燕泥瞧不见他的表情,只道是他嫌弃自己的手,心中隐隐难过,淡淡说道:“我偏喜欢穿自己做的…,哎呀,主人,你别动,又歪了。”

 望西故意捣乱,因为她的动作让他瞧着实在碍眼,仗着人高马大,抢过绷框高高举起,笑道:“颜色太俗,不适合你。换一匹颜色好看的布再做衣服。

 他没有别的意思,纯粹觉得红晃晃的颜色不适合她,她应该配清清的浅色衣服。谁知,一句话扯动她的心事,惹得她嘤嘤咽咽地流泪。

 “哎,你哭什么?”不就是布匹的颜色嘛,换一匹就是了,值得她掉眼泪吗?

 燕泥不语,一味轻泣。

 “别哭,还给你。改天你给我做件里衣。恩,得实在丑,害我只能穿里面。”他把绷框还给她,替她拭泪。

 燕泥破涕为笑“真的?主人喜欢什么颜色的?”她打算在走之前,再赶制一件里衣。

 “你觉得什么颜色好就做什么颜色的。”

 “那…红色的…,主人能不能接受?”刚好可以和她的嫁衣相配,了结心愿。

 “红…红色的?”望西被她吓一跳,泥娃的配粉有问题。“你不觉得其它颜色会更好吗?”他试着说服她放弃奇怪的颜色。

 她不管了啦,在她走之前,他一定得足自己的微小心愿。她哀求地望着他。

 望西投降“呃,好吧!”反正是里衣,他打定主意穿在最里面,以后再慢慢纠正她的眼光问题。

 她俏脸放光,欣喜地拿起绷框,继续埋头绣鸳鸯。突然,她想起心里有事先请示主人的规定,怀着一丝希望问:“主人,你真的要娶亲吗?”

 “恩。”到时候带她逃跑,谁也管不着。

 “主人喜欢她吗?”

 “不知道。”他没注意她长什么德

 “到时候主人还会需要燕泥服侍吗?”她问得慎重其事。

 望西突然动心思捉弄她“再说吧!”

 答案揭晓,主人是她心里的唯一,她在主人心里什么也不是。

 ----

 “主人,试试我做好的里衣。”燕泥抖抖手中的红里衣。呼呼,终于赶在明天婚礼前制好,不枉她三无休无眠。

 望西臭着脸,说道:“不要!”衣服什么时候都可以做,他不明白她这几天吃错什么药,苦煞煞地赶着做完,害他夜夜孤枕难眠。

 “主人,试试嘛。不会很难看的。”她软声哀求。

 他与她对峙半晌,终于,他退步“丑死了,你帮我穿上。还有,等会我要看你穿那件麻花戏水。”要丑一起丑,谁怕谁啊!

 “好啊!”烛光摇曳,喜影重重。

 燕泥为望西更换红里衣,古铜色与红色融合,显出望的泽。

 明,他的膛里不再有她的位置,她的身体将不再沾染他的味道。燕泥小手留恋地在他刚美的膛徘徊。他一把捉住玉手,眼睛的泽幽暗而深沈。

 她必须好好补偿这几的缺失,望西心道。

 燕泥凭感觉知道他动情起兴“主人,待小奴换好衣衫再服侍您。”她想穿红嫁衣与他好,弥补后的回忆。

 “恩。不准穿亵衣亵。”他渴望知道红衣雪肤相映衬是什么模样。

 “啊?!”羞人哦,哪有人穿衣裙不穿亵衣的,更何况是嫁衣。她不愿如此不慎重。她试图说服他“主人,不穿体现不出嫁…红衣的特别。”

 “那…你自动把亵衣剪几个,我才准你穿红衣。”望西坏坏道。

 剪?没听说剪穿红衣的。“为什么?”

 “方便!”望西坏笑。

 燕泥霍地记起那次主人是怎样在她的亵最暧昧的位置剪一个大,他…他怎么能这样嘛!害她鼻血快了啦!“主…主人,不太…太好吧!”

 望西挑眉笑道:“既然你说‘太好’,那就是同意了?!快去换吧!”那个画面一定粉人,他渴望快点见到“算了,我帮你剪好,你再换来让我看。”

 他快手快脚翻出一套纯白亵衣,径自动手剪

 燕泥目瞪口呆地望着他,好…好鸭霸哦!

 望西剪好后,把衣还给她“好了!快去换上!再慢点,我就把里衣了睡觉,反正我现在有点困。”说完,他故意打哈欠。

 燕泥的不满只能进肚子里,她含着泪花,悲愤地进屏风后。

 =============

 “好了没?再不好,我要睡了。”

 “好啦!好啦!你不许笑我哦!”燕泥躲在屏风后怯怯说道。

 “你再不快,我可要进去捉你出来了。”望西的耐心即将告罄。

 鸭霸!燕泥拼不过恶势力,认命地从屏风后挪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好奇怪的麻花戏水!”望西指着她的红衣大笑。

 红衣上绣着两坨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堆在另一坨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上面,所谓的麻花戏水正是来源于此。

 燕泥觉得自己美好的夜晚彻底被主人毁灭。她…她不干了啦!她决定撤退。

 咦!她怎么走不动?回头一看,恶质主人正踩在她的裙角上。

 “生气了?”望西轻声问道。

 “没有。”脸上写的可不是这回事。

 “我不笑了。”

 燕泥臭着脸仍旧不理他。

 “敢不理主人,惩罚你!”望西一口轻咬她的玉指。

 燕泥气不过捶他,却被他擒住双手,高举头顶,动弹不得。

 “今晚你脾气很大哦!恩,我看看里面是不是和你的脾气一样大。”望西一手挑开红衣,顿时,一副美景便呈现在他眼前,他不由呼吸加快。

 白色亵衣被他剪开的两个大恰好紧紧箍罩燕泥的玉,布料紧绷,勒得两座玉峰聚合成一座山。她羞愤挣扎的时候,玉像两只大白兔不住在望西面前上下弹跳。亵上的一个大完美地勾勒花丛与玉户的形状,勒得它们紧凑有致,恍惚能看见它们的晃动。

 火烈的红色包裹雪白的‮体玉‬,亵衣上的三个束缚、紧突燕泥的玉和玉户,达到一种极致感的愤张效果。

 他的欣赏目光使燕泥又羞愤又兴奋,玉户传来一阵突如其来的搔,她浑身一颤,‮腿双‬猛然夹紧,减轻搔引起的快

 “我可爱的泥娃,你在颤抖呢!喜欢我看你吧!”望西的大掌缓缓轻刷三点突起的部分,引发燕泥更强烈的震撼。

 “啊…啊…恩…,主人,你…啊…放开我的…唔…手嘛…”燕泥娇嗔高喊。  M.ZikKxS.cOM
上章 床上的泥娃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