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狗上城 下章
第五章、新舞后
 东南卫视的第二届节目已经到了最后的决赛,由于上一届的卫冕冠军并未参赛,所以最后轴出场的是上一届的亚军得主…苏茜茹。

 今晚的苏茜茹身穿一身纯黑色的礼服,美腿上是一双吊带黑色‮丝蕾‬丝袜,手上也戴着一双同丝质手套,礼服裙的两侧为高开叉设计,隐约能看到她修长大腿的中部的吊带。

 前两吊带经过锁骨在雪颈后系成一个蝴蝶结,出一片雪白的和深深的沟。

 礼服的背后为大背设计,仅仅遮住苏茜茹翘上方10公分左右,大片雪白滑的美背出。苏茜茹上台后,台下传来热烈的掌声和尖叫。

 苏茜茹今天选择的舞曲是momond女团和少女时代的经典歌曲。韩国女团的舞蹈多少掺杂有一些暗示的动作,这两支舞蹈也不例外。不少男观众看着仙女般的苏茜茹穿着如此感的舞衣跳着如此惹火的舞蹈,有几位观众甚至直接在了子上。

 苏茜茹继续跳着,并且在跳得过程中加入了,媚眼和其他惑的表情,台下的女观众都看呆了,男观众则更是纷纷缴投降。

 观众们自然不知道,苏茜茹出出的种种媚态都是王富帅滋润和调教的结果。

 两曲结束,评委纷纷给出了满分评价,苏茜茹自然而然首次获得了《我是舞娘》的年度总冠军,拿到了无数舞蹈系美女梦寐以求的冠军奖杯…「玉环杯」。

 是夜,南方王子大酒店。苏茜茹开了一间6888元的总统套房,然后拨通了王富帅的电话。结束了电视台的公演,但演出还没有结束,接下来等待苏茜茹的还有一场私演。唯一的观众自然是她最爱的农村汉子…王富帅。

 王富帅到来之前,苏茜茹在总统套房里细细地清洗了自己完美的身体,然后赤着走出浴室,虽然素颜的苏茜茹已经足以魅倾众人,今晚的公演她就是素颜上场,但为了取悦她心爱的王富帅,她还是仔仔细细化了一个惑的妆容,这就是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吧。

 化完妆后,苏茜茹照了照镜子,镜子中印出她176cm欣长的体和完美的面庞,她想“今晚就这样为那个小冤家跳几支吧,对了差点忘了他最爱的高跟鞋…”

 苏茜茹急忙拿出今晚她公演时穿的10公分黑色半尖头高跟鞋,穿上高跟鞋的她显得‮腿双‬更加修长和惑,“今晚,小坏蛋又要夸我这‮腿双‬是炮架子了。”

 想到这儿苏茜茹心中不经又羞涩又期待。正当苏茜茹满面羞红陷入自己的思中时。

 门外传来啪啪啪的敲门声。

 “明明有门铃,非要这么大声敲门,肯定是…”知道王富帅就在门外的苏茜茹芳心不经期待不已,粉的小中也下了透明的水…

 苏茜茹踩着10厘米的高跟鞋,伴着一步步哒哒哒的声音来到门前,深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锁,但并没有拉开门,而是赤着跪在门后,埋下头,额头紧紧贴在重叠放到地上的玉手手背上。

 吱啦…,王富帅拉开了门,如他预料,一条美丽的赤‮狗母‬正跪在门后,摇着她白接着他这位主人的到来。

 “茜茹‮狗母‬,你怎么知道敲门的是俺?万一是别的男人呢?”

 “汪,住五星级酒店还不用门铃而用手敲门的肯定是茜茹‮狗母‬的主人了。”苏茜茹抬起头,双膝仍然跪着,回答到。

 “你这B是不是看不起俺?”王富帅一个箭步踏进门里,一把抓住苏茜茹的子问到。

 “呀…”苏茜茹的巨鲁地抓住,不经发出一声娇呼。没等苏茜茹回答,王富帅一下把苏茜茹抱到怀里,害怕掉下去的苏茜茹连忙将一双玉臂环绕到王富帅的颈部,变成了体公主抱的姿势,穿着10cm高跟的玉足也随着王富帅的走动而晃动着。

 走到房间中的空地上,王富帅已经气吁吁“你这b‮狗母‬怎么这么重,明明子又不算大。”

 “坏主人,人家才56公斤就嫌弃人家重,主人才一米六就有足足160斤呢,更何况人家的部都有D了,明明就不小嘛…”苏茜茹刚被王富帅放下就又把体凑到王富帅的身上,扭动着撒着娇,王富帅自然是来者不拒,对着苏茜茹滑体上下其手,摸得苏茜茹娇连连。

 “今天那个什么,你这蹄子得名了?”王富帅捏着苏茜茹的头问到。

 “谁叫你们男人都这么好嘛…那三个大腹便便的男评委,看见人家口水都要下来了…当然会给本小姐冠军啦…”苏茜茹说完又吻上了王富帅的丑脸。

 “哼,那几个傻也就只配哈喇子。”

 “老公…人家现在就让你来对我做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好嘛?”苏茜茹说着就要拉王富帅上

 “你这小货赛前不是说如果拿了冠军要给俺一个惊喜吗?俺天天你,这算什么惊喜?”

 “好啦…老公…人家忘了嘛,你打开电视嘛。”

 王富帅打开电视,里面正在放着苏茜茹今晚节目的录像。录像中的苏茜茹风情万种,就算是了她无数次的王富帅看了,大巴也抬起了头。

 嗒,嗒。高跟鞋的声音响起,王富帅的目光从电视中一身黑礼服的苏茜茹身上移开,来到了现实中一丝不挂的苏茜茹身上。

 原来苏茜茹,随着电视里的舞曲,跳起了今晚她公演的舞蹈!只不过,这次舞蹈的观众只有王富帅一人,而且比起电视中的苏茜茹,现实中苏茜茹的着装显然要「清凉」得多。

 但对于这中国舞娘带来的独一无二的私人演出,王富帅显然并不是百分百满意,他叫停了苏茜茹“俺要你穿着衣服跳。”

 “但是穿着衣服不就和录像一样了吗?”苏茜茹不解地问。

 “小B,哪儿这么多废话,先给俺穿上再说。”

 苏茜茹显然知道不按王富帅要求做的后果,她不解地穿上了今晚的全套舞装…大背黑礼服,黑色丝质手套,吊带丝袜,加上本来就穿着的高跟鞋,以及公演中观众和评委看不到的黑色‮丝蕾‬贴(由于穿着背衣服),以及黑色‮丝蕾‬丁字

 王富帅满意地打量着这个臣服于自己下的中国舞娘,然后命令道:“内了。”,苏茜茹顺从地下内衣,由于苏茜茹现在已经是见到王富帅就发情的体质,头自然早已硬得高高立,贴后,礼服上更是明显的有两处凸。

 接着王富帅拿出一把剪刀,先是顺着礼服侧面的开叉处继续往上剪开了一大段,几乎快要剪到部的位置才停下,然后将礼服背部又往下减去一块。

 于是现在这礼服从侧面开叉处看去隐约就能看到苏茜茹丰的翘人的小,而背部则能看到她深深的沟。

 最后,王富帅一剪刀剪断了礼服前的吊带,失去吊带连接的礼服变成了抹样式,由于少了吊带的支撑,礼服的部位置又向下滑了一些,几乎就是靠着苏茜茹高头支撑着了。

 现在几乎能看到苏茜茹的粉红的晕了,一旦她头软一点点整个美都将暴到空气中。

 虽然面对王富帅,苏茜茹并不在意袒,但是她知道既然王富帅要她穿上衣服,自然就是要她犹抱琵笆半遮面的媚态,心中又是一阵羞喜。

 苏茜茹把录像拉到开始的地方,模仿着自己几小时前公演时的每一个动作,随着音乐跳了起来。

 而王富帅则躺到上舒舒服服地看着这位让所有男观众只能意的女神的私密演出,那些能拿2万从黄牛手中抢票的文质彬彬的观众也好,能潜规则不少其他舞娘的大腹便便的评委也好,他们以前都是视王富帅为辣的人上人,但是又怎么样呢?

 一个又矮又丑的农村臭丝,现在也做了「人上人」,他们女神的「人上人」,他们的女神苏茜茹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但是王富帅一个眼神她就要乖乖在他肥胖的身躯下挨,让这个臭丝做她的「人上人」。

 由于王富帅对礼服的改造,随着苏茜茹的轻歌曼舞,不仅穿着黑色的吊带丝袜的美腿一览无遗,还时不时就能从礼服的开叉处隐隐约约看到苏茜茹拔的部,随着舞蹈中一段左右扭的动作,前面的礼服被甩开,苏茜茹微微张开的小也被王富帅看到眼中。

 当舞蹈进行到背对王富帅的部分时,不仅苏茜茹的美背展示出来,部甩出的「」也从王富帅之前剪掉的位置被看得清清楚楚。

 更刺的是,礼服前的部分,虽然有苏茜茹的头支撑着不会掉下来,但是之前她只是静站着,现在跳起舞来,部的礼服总是会掉下来,出苏茜茹傲人的美

 开始几次,苏茜茹还故作娇羞地赶紧捂住部,将礼服拉上来;后来干脆不拉礼服起来了,而是直接单手遮挡住房继续跳,但是苏茜茹的芊芊细手哪里遮得住她36D的巨呢?

 于是苏茜茹就这样漏着多半,并且下体频频春光乍的情况下跳完了。

 此时的王富帅早已经是火高涨,而苏茜茹的下体也早已「泥泞不堪」,几乎不能站立,急需王富帅大巴的安慰。于是王富帅手指一钩,苏茜茹便奔向那曾经一次次给自己带来无限快的「好老公」…王富帅的巴那里。

 “主人,茜奴今天跳得好看吗?”苏茜茹抱着王富帅,边亲边问。

 “你这秧歌扭得不错,就是这音乐不知道几个大娘们儿唱得哪儿的方言,一句都没听明白。”王富帅把手探到苏茜茹礼服下,一边抚摸着她漉漉的小B,一边说到。

 “什么秧歌啦…人家今天跳的是韩国舞…别人唱得是韩语,主人你当然听不懂了。”随着王富帅的手指进入苏茜茹的,苏茜茹只觉得浑身发热,急需要什么来安慰自己的小,于是将王富帅抱得更紧了,下体也合着王富帅的手指,只求这手指能得更深。

 “还有今天人家这套礼服可是要卖2万元呢,主人你问也不问茜奴,就改成这样,茜奴以后怎么穿出去见人嘛…”

 “,这一套衣服就要2万,布料还这么少,背上都遮不完,俺娘给俺做了十几年衣服都要不了这么多钱哩!”王富贵感叹到。

 “人家不管嘛…茜奴要主人今晚好好补偿茜奴的小…-B嘛…”苏茜茹特意嗲声嗲气地把小B三个字拖着很长说出来,的求爱宣言加上绝美的身体和脸蛋,以及南方电影大学校花,中国舞后的身份,要是今晚观众那样的男人早就一如注了。

 然而王富帅作为这位舞后的主人,自然不吃这一套:“你这货还敢给俺提条件了,老子今晚你的巴套不收你钱不就行了。”

 随着王富帅后宫的扩张,王富帅卖的避孕套也是越来越贵,现在居然要卖2万一个,更可笑的是这避孕套实际上还是他下的女人们花钱买好的,美女挨丑男还得付钱,王富帅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还不给老子戴上巴套?不然老子现在就让你怀上老子的种。”王富帅气得一巴掌打在苏茜茹的上。

 “人家其实很想给我的帅老公生一个,不,生十个宝宝…但是人家现在还要工作赚钱嘛,怀孕了就少赚那群观众臭丝9个月钱嘛…”

 “别人粉丝给你送钱你还叫别人臭丝,俺你还要你付套子钱和开房钱,你还把你的小香B送给俺?”

 “没办法嘛…谁让人家一看到你的大巴就爱上你了嘛…”苏茜茹打开杜蕾斯的超薄避孕套,先亲了一口王富帅的大巴,然后把避孕套前端戴上头,接着用涂着口红的嘴一次次向下‮弄套‬,终于把整个避孕套戴好了。

 王富帅的女人全都比他高,更何况为了投其所好,众美女往往是高跟鞋不离脚(除了还在上高中的李菲儿),176cm的苏茜茹穿上10cm的高跟鞋比161cm的王富帅高出一头,但到了例行「仪式」的时候,王富帅的后宫佳丽们都得矮他好几个头。

 苏茜茹双膝跪在地毯上,低下对粉丝高傲的头,虔诚地对王富帅行完「求礼」,然后站起准备下累赘的礼服。

 “不准,俺就要你穿着录像里的衣服给俺。”

 “老公…你坏死了啦…”苏茜茹扑到王富帅的身上一边用绝美魅惑的光滑脸蛋蹭着他满是肥油的身体,一边用玉手握住了王富帅的大巴。

 由于刚才的耽误,王富帅的巴稍微软了一些,也有足足17cm长,但媚入骨髓的苏茜茹显然想要一「完全体」的大巴把今晚勇夺冠军的自己杀得「丢盔弃甲」。

 于是她坐起身子,跪在王富帅身前,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头,涂着汤姆福特口红的红和黝黑且散发出阵阵体臭的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王富帅低头看着女神认真弄自己黑巴的

 样子,不经又硬了几分,几乎进了苏茜茹的喉咙。

 “俺一周没洗巴了,早知道不戴巴套子先让你这B舞后先用嘴给俺好好洗一洗。”

 “好嘛…茜奴最乖了…茜奴这就给主人洗一洗…”听到王富帅的抱怨,苏茜茹为了取悦这大巴的主人,把套子取下重新吻上了这臭烘烘的大

 “果然还是不戴套子舒服。”王富帅得不感叹到,一边抓着苏茜茹的大波秀发,用她温暖的小嘴加速‮弄套‬起自己的巴来。

 失去了避孕套的阻隔,苏茜茹更直接的接触到了主人的,光闻着上的味就几乎要身。又了1分钟,苏茜茹经验丰富的小嘴精确地量出主人的巴已经到了最佳状态。于是迅速给「它」戴上了新的避孕套,抬起头抛给王富帅一个媚眼,就发出的求爱的申请“主人…茜奴想要了嘛…”

 “,你这‮狗母‬用了俺两个巴套,还没给俺钱呢!”王富帅对新晋舞后的求爱不予理睬。

 “茜奴这就给主人嘛…”苏茜茹生怕再拖下去主人的又软了,连忙从自己的LV小包中拿出两张银行卡送到王富帅手里,“主人…这两张卡里各有2万,够买您的两个避孕套了嘛!”

 “这还差不多,还不把你的小B出来?”王富帅拿了卡这才满意地准备足苏茜茹的

 苏茜茹听到主人的命令,马上调整了姿势,玉臂撑在身后,一双修长的美腿朝着即将征服自己的大折成了M的状,然后掀开被改造过的礼服的裙摆,展现在王富帅眼前的除了包裹着黑色过膝丝袜的M状美腿。

 还有M字正中间最低点潺潺水的粉蝴蝶,随着苏茜茹的呼吸,正一张一合地颤动着,似乎在邀请着主人的宠幸。

 “好主人…人家的小B好热,好…快给人家嘛…”苏茜茹地扭动着部,邀请着一周没洗澡的矮胖子享用自己刚刚清洗地香的完美身体。

 “乖茜奴,主人来了!”王富帅克制了一晚上的望终于要宣出来,着大巴直杀向几小时前才加冕的新舞后。

 王富帅的大巴刚接触到蝴蝶外翻的,他还准备研磨一下,既是挑逗一下下之奴,也是在巴上蘸取一些苏茜茹分泌的水,给自己的做个润滑。

 没想到苏茜茹等了一晚上还没等到自己最爱的大巴,小此时早已经瘙不堪,不等王富帅润滑完,就反客为主,美,用粉的蝴蝶B「吃下」了王富帅黝黑丑陋的

 “啊…”「被」攻入身体的苏茜茹仰起头发出一身娇。王富帅看着电视上媚态百出的苏茜茹,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他停止动下身,而是对苏茜茹命令道:“学录像里跳舞。”

 “可是…主人我刚才已经跳过一次了呀?”

 “只用上半身像录像里那样跳就行了。”

 “可是下半身呢。”苏茜茹刚准备问,还没问出口,突然无师自通。她站起身子,侍候王富帅舒舒服服地躺下,踩着黑色高跟鞋,两双大长腿各现在王富帅水桶般的两边,然后慢慢蹲下身子,扶着挚爱的大巴,一股坐了上去,准确地入了她早已泛滥的小中。

 接着她随着录像中的音乐跳起了她封后的舞蹈,只是只有上半身按着预订的动作跳着,而下半身则只是在王富帅的巴上扭动着。礼服的抹已经被王富帅拉下,一对大白兔般的子便随着她的舞动上下跳动着。

 王富帅一边看着录像里苏茜茹而不的舞姿,一边又享受着现实中舞后的私人独享表演。

 心中得意极了,虽然茜奴算是他目前收服最容易的女神(那是自然,在路边撒了个,就主动送上‮女处‬小供其貌不扬的乡下汉),但对于她的粉丝,哪怕她的不少粉丝都有着不菲的收入,健康的身材,优秀的学历,也是难以一亲芳泽。

 苏茜茹在学校学了无数的舞蹈,拉丁舞,古典舞,际舞,但如此靡的舞蹈她也是第一次跳“主人…这舞蹈茜奴在学校也没有学过,您是世界上个发明的人呢…主人真厉害。”

 “是吗,我听说你以前在学校际舞跳得很好,还被叫做什么际舞女神呢。”

 “主人发明的这个舞其实也是际舞呢…”

 “俺这个舞咋也是际舞呢?”

 “援助际也是际嘛…”

 “啥叫援助际…俺上城这么久了也没听说过。”

 “就是给钱让别人和自己「际」嘛…”

 “就像你这小B这样给我钱求我你?”

 “主人坏嘛…本来援助际一般是中年大叔「援助」漂亮的少女的,谁叫主人这么有魅力,人家眼看到你就忍不住了嘛…”

 “那是,俺的巴可不是什么货都能用的,像以前俺的女工头,就是给俺10万,俺也不愿意。”几个月前,王富帅连正眼都不敢看这女工头,但过几个天仙般的美女后,这乡下汉开始觉得什么女神,也不过都是挨的炮架子,被骑的‮狗母‬而已。

 “谢谢亲老公-mua-。”苏茜茹埋下上半身去,半闭美目,向王富帅臭烘烘的嘴献上一个香吻。王富帅为顺手摸了一把她垂下来的D杯大子。

 “俺寻思你这么的大美人怎么昨年才拿个亚军呢?”王富帅一边着苏茜茹的子一边问到。

 “上届的冠军这届没有来参加,不然茜奴也没把握这次能拿冠军,现在她去在影视圈可是红得发紫呢…”献完香吻的舞后顺势停止了舞蹈,紧紧搂着她的主人在他的耳边说。

 “俺的,你是说上届的舞后是冷清雪?”王富帅一想到之前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冷美人,不巴又硬了几分。

 “嗯…她昨年穿一身保守的古典长裙跳了一支古风舞蹈,就这样也能在一堆搔首弄姿的选手中胜出呢。”

 “比如像你这样的?”

 “嗯…主人大坏蛋…人家昨年也是很保守的啦…都是…都是你的大巴害得人家变了嘛…”苏茜茹听了王富帅的调戏,竟也羞得满面桃花,在他肥胖油腻的身躯上撒娇扭动着。

 “茜奴也不服气嘛…今年她又没有参加…人家都没有复仇的机会了。”

 “哼,看起来这么冷,俺就不信俺的巴融化不了她。”

 “可是主人也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她呀。”

 “反正早晚俺也要让她在我巴上跳「际舞」,不,是配舞。”王富帅突然想到了一个能区分这新舞蹈的名字…「配舞」。

 “嗯…没有主人不到的女神,到时候茜奴一定要复仇。”

 “你确定能赢?”

 “茜奴的「配舞」肯定能赢。”一想到那个冷清雪也被主人骑在下乃至在主人的巴上跳着她优雅的古典「配舞」的画面,苏茜茹不来了今晚的第三次高。然而夜晚才刚刚开始…  m.zIKkXs.Com
上章 二狗上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