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做韵律操的妈妈 下章
第一章
 “呼…终于写完了。”写完了作业,我不长出了一口气,连着一个多小时的奋笔疾书还真够累的。下意识的看了眼表,我猛的一下跳了起来。

 “糟糕!竟然已经晚上八点了十分了…”我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门,来到了廊道上,将自己的身体贴着墙壁,像一楼的大厅探出了目光,只一眼,就再也挪不开了,虽然有些遗憾没有赶上开头。

 但是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大厅的电视里正有个身形姣好的形体老师示范着瑜伽动作,,扭,摆腿,做着一个个对于男来说充满惑的动作。

 当然,这个不是最吸引我的,真正让我挪不开目光的确是电视机前的内个正随着电视做瑜伽动作的端庄成的美妇…我的妈妈,只见妈妈一脸认真的做着动作,一对细长的柳叶眉下,纤长的睫随着一对大眼睛不时地眨着。

 好像媚的要滴出水般,脸上渗出些细密的汗珠,樱桃般小嘴微微启着,发出微微的娇声,脸上隐约有着一抹运动后的红,本来妈妈的皮肤很是白皙滑腻,相映之后愈显惑,看到这些不让我可以想象到在上爸爸可以享受到一副怎样人的尤物。

 再往下看去,妈妈上身穿着稍显一件小一号的T桖,其实我却知道倒不是T桖稍小,而实在是因为被妈妈前那一对硕大的子撑的很高才显得小的,偷偷用妈妈罩手过的我当然知道,妈妈的大子足有38E。

 而不得不感叹的是,以妈妈42岁的年纪,一对碗形豪不但没有一点儿下垂的迹象,反而天天活力十足的翘着。

 再往下些,则是与一对豪形成鲜明对比的柔细肢,我很怀疑,古人说的如若柳扶风就是专门为妈妈而做的词汇。

 看着肢扭动着动作就可以想象在上如此柔美的肢体可以做出各种高难度的让男人犹如升天般的销魂动作,想到这些,让我不再次对爸爸产生了深深的嫉妒。

 再往下则是一对勾人眼球的大股,柔软轻薄韵律紧紧的贴在美上,美又圆又翘,即使隔着布料看去也似能感受到粉的柔软,人心魄。

 粉之下的修长美腿同样诠释着造物者的偏心,笔直而修长,结实而圆润,衬的妈妈一米六五的身高更显高挑,虽然有子的遮挡无法直接看到,不过这双美腿出来时给我的视觉体验却让我一直难以忘怀。

 四十分钟对我来说不过一晃而过,妈妈做完了,拿起了巾擦了擦脸,连擦脸的姿势都让我觉得那样优雅,便向洗澡间走去。洗澡我可不敢去偷窥,也没有什么机会。自然是快速的闪人,驾轻就

 若有人看到一定可以看出我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偷窥,反正如今这成了我一天觉得最幸福的时刻,也是每天必修的功课般。

 我叫邓飞,今年15岁,刚上初二,虽然生活在一个家境还算不错的环境里,只是天生身形却有些瘦弱,再加上生我较晚,所以平时父母对我都很宠爱。

 爸爸邓大海,今年48岁,是某学院的知名教授,在圈内有着不算小的名气,也因此有幸娶到了端庄美的妈妈。我的妈妈叫林雅卿,虽然妈妈平时看上去很是妩媚动人的,但是妈妈却是一向高贵端庄。在校任中学数学老师。

 同时也是我的班主任,只不过妈妈为了不让我在学生的生活受到一点儿干扰或者优待,所以一直对此进行了保密,使得几乎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此刻房间里的我面色涨红,气,毕竟对一个青春期的少年来说,刚才的情景实在太过惑,受不了了。

 打开了电脑里岛国的片子了起来,同时脑海中将女优想象成妈妈的样子更是让我兴奋了三分,不自的一下到达了最高了出来,我还没来的及回味刚才的美好,楼下该死的门铃声响了起来,是爸爸回来了。

 提起子,关上电脑,再将刚才的痕迹收拾好,已是两分钟以后了,打开房门,来到廊道正要下去开门,却正巧看到妈妈已经往门口走了。

 一个无限美好的背影让我的小弟弟又有抬头的趋势,盖因为看到妈妈仅系着一条浴巾,虽然看不到正面。

 但是从浴巾在后背的位置可以估测上面仅盖住一对大子,而下面则刚刚及而已,每迈开一步都有春光乍之虞。我正看的兴起呢,却被一声娇呼所惊醒…时光回到几分钟前,妈妈做完韵律,正在沐浴。

 突然听到了门铃声,妈妈本来以为我会去开门,哪知道这时候的我正忙着手呢,根本就没听到门铃,结果门铃响了两分钟,还在响,妈妈只好自己去开门。

 本来每次回来的时候只有爸爸一个人,所以妈妈也没太在意,随手拿起来浴巾胡乱裹上之后准备去开门,让妈妈有些意外的是开门之后竟然不止是爸爸,还有另外一个身材强健的青年人,爸爸一副醉熏熏的样子,要不是被那个青年扶着。

 好像随时要倒下似的,妈妈将目光看向了爸爸,不有些嗔怪的埋怨了爸爸一句“今天怎么喝这么多酒!”同时又看了一眼年轻人,正要说话,却发现青年两眼放光,目光火热,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不发出了一声惊呼。听到呼声的我立刻惊醒了过来,刚要下去,发现妈妈急匆匆的往回走,看到正面的我不又陷入了呆滞状态,妈妈因为沐浴出来的匆忙,只是用浴巾遮住了身体,但是妈妈的一对豪实在太过巨大,浴巾不过堪堪遮住了峰,大半个子都了出来。

 两个子挤在一起,在口出形成了一道深不见到的壕沟一直延伸了下去,由于妈妈走的太急,一对大子随之不住的跳动,似不开束缚般,竟一下崩开了堪堪围裹着妈妈美体的浴巾,浴巾散落之后一下落在了地上。

 而妈妈只顾着快步的往回走,脑海里也尽是尴尬,一时没有意识到,感觉身上一凉已经是四五步开外了,画面好像定格了般,感觉我的鼻血差点儿就了出来,肌肤若凝脂,浑身一片雪白,唯有一对大子上的两颗粉红樱桃和间的黑色芳草萋萋格外醒目…

 反应过来的妈妈又是一声娇呼,急忙回过头去迅速捡起了浴巾,胡乱的遮在身上就慌忙朝房间跑去。

 而虽然妈妈转身只有捡衣服不过两秒的时间,一对粉却几乎晃瞎了我的眼睛,白腻丰人,硕大浑圆却又翘,如同透了的粉红桃,也许掐一把就能掐出一捧汁水般…

 回味着刚才的美景,我猛的意识到了什么,抬眼望去,那个青年也和我方才一般呆呆的直视着妈妈消失的房间“那岂不是妈妈的大股一扭一扭的竟在内小子眼前晃了至少十秒?!最后的转身动作岂不是连正面也被看光了?!”

 想到这我只觉得脑海一热,一种难言的兴奋的感觉无法言述,小弟弟竟然不受控制的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再看那个年轻人还是两眼僵直,盯着妈妈进的房间,尽管已经看不到了,还是楞楞的看着,连我的爸爸已经软到在地上也没注意到了。

 足足过了30秒,年轻人才似反应过来,将爸爸扶了进来,关上了房门,而这时妈妈也从房间走了出来,换上了一套粉睡衣,虽然睡衣是保守型,但妈妈前一对大子实在太过硕大,几乎裂衣而出一般。

 似乎刚才的解放让他感到了舒适,试图想再尝试一次似的!而我不知怎么的,也许是刚才内种突然起来的兴奋,使得我傻傻的站在了原地没有动弹。

 只是看着楼下的情况妈妈不自看了眼年轻人,俏脸爬上了浓浓的红晕,直蔓延到耳后,要知道妈妈从不曾在除了爸爸意外的陌生人面前过身体。

 而刚才竟然被一个陌生青年看光了自己最羞私密的地方…不过在看到爸爸后却也暂时忽略了刚才的尴尬,连忙伸手过去搭起了爸爸的另外一条胳膊,并尽量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般说道“你是大海的学生么?麻烦你帮我一起把大海扶到楼上去吧!”

 同时嘴里又嗔怪起爸爸喝的这么烂醉如泥的,而这时那个青年听到妈妈开口,也终于从一开始到现在也没有改变的惊中回过神来,转而尽量换上了一副人的笑容,开口道:“我叫阿诚,是邓教授学生的朋友,正巧邓教授和我朋友都喝醉了。

 我帮忙送教授回来,美丽的女士,您是邓教授的女儿把?”虽然表面上是询问,但是听起来有种很肯定般的语气,而妈妈听他语气笃定,则被他逗的不噗哧一笑,刚刚的尴尬也被化解了几分,同时脸又是一红,娇声道“我哪有这么年轻呀,我姓林,是她的子,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虽然如此说着。

 但是明显妈妈被夸赞的很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妈妈今天说声的声音似乎软软糯糯的,似乎在撒娇一般,很是好听。看到自己的话把美妇逗笑了。

 内个阿诚嘴角闪过一抹得意阴谋的笑容,从我的角度可以看的一清二楚,而妈妈却并没有看到…其实,从妈妈对爸爸的称呼,对话以及妈妈那成的风韵都可以明显看出妈妈和爸爸的夫关系,阿诚很明显是在故作不知,逗妈妈开心…  m.zIKkXs.Com
上章 做韵律操的妈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