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做韵律操的妈妈 下章
第六章
 周一,晚上七点半,爸爸在看着报纸,而妈妈一身居家装扮,上身一件黄吊带背心,白色的罩带和背心吊带叠在一起,两个大子不堪背心束缚,倒是有小半个子都了出来。

 下身是一条七分的运动短,布料宽松,被妈妈的一对美顶的高高的。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爸爸说着话,无聊的看着内些无聊的言情剧,忽然门铃响了起来。

 妈妈脸色一喜,不待爸爸起身小跑着去开了门,一看是阿诚,妈妈的嘴角不扬起了一丝妩媚的笑意“这么晚了来林姐家蹭饭么?嘿嘿,剩饭都没喽”阿诚抬眼看了一眼爸爸,出了一丝暧昧的笑意:“那只能下次早点来了。

 上次林姐的豆腐让我觉得回味无穷呀!”妈妈显然听出了他的一语双关,又是一个娇俏的白眼甩给了他,看的阿诚眼里火热又浓了几分。“教授,我家乡特产的补品,今天特地给您带了两袋来,您尝尝!”阿诚向爸爸套起了近乎。

 看到阿诚来,爸爸显的很高兴,也没有客气的收下了,并和阿诚一起热络的聊了起来“对了,教授,怎么没见小飞啊?”阿诚半天没见到我,随口问了一句。“哦,学校里组织游,小飞去游了,要一周才能回来。”爸爸随口答道。

 “咦,林姐不用去么,林姐不是小飞的班主任么!”通过之前的接触,阿诚对我家里的情况也有着一些了解。还没等爸爸说话,妈妈有些像道苦水般开口了:“我也想去啊,可是有个课题论文要,学校催的很紧,学校领导特地给我放了一周假,要在家里赶课题论文的。”

 听到这周妈妈休息阿诚明显眼睛亮了一下,接着又继续和爸妈闲聊了起来,又过了半个小时,爸爸明显有些疲倦了起来,并没有拿阿诚当外人的他待了妈妈好好招待阿诚。

 然后表示了一下歉意,自己去楼上先休息去了,看到爸爸上楼走了,阿诚显的更有精神了:“林姐,今天你还没做吧?刚好我学了几个新的姿势,要不要试试?”

 话里明显透着一股暧昧,妈妈脸红了一下,又想到了什么:“好吧,不过,不过可不许再对人家说那些下的话了!”“林姐,哪里下了,明明是我的真心话啊!”阿诚又把那副深情的表情摆了出来。

 妈妈娇躯明显颤动了一下,红着脸慌忙的往健身房跑去了,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妈妈美扭动的幅度似乎比平时更大了些。

 看着慌忙跑开的阿诚出了一丝笑,小声嘀咕了一句:“嘿嘿,猎物快到手了啊!”再次来到了健身房,这几乎是上次阿诚的表白之后两人第一次单独的相处。

 一段距离的小跑让妈妈微微有些气前的一对大子随着膛的起伏而晃动着,看的阿诚又是一阵发愣。妈妈见双目直愣愣的盯着自己前的一对大子看,惹得妈妈轻轻拍了他一下,并且又是一阵娇嗔:“讨厌!你看人家那里呢”

 “呵呵…林姐,你太美了,简直是我心中的女神,真羡慕邓教授能娶到你这样的大美女!”“去,就知道贫嘴!”听他提到了爸爸,妈妈的如水般美眸不闪过一丝黯然,而这自然也没能躲过阿诚的目光。

 其实,阿诚从不是什么好鸟,表面上虽然是个形体教练,却也着实是个下坯子,偏偏还长有一副好皮囊,外加上身高一米八二的身高以及魁梧的身材和健美的肌,也勾搭过不少少女‮妇少‬。

 虽然只有二十六岁,确是一个游戏花丛的老手了,而像妈妈这样的知美妇还是第一次遇到,加上妈妈一副丰的身材,常常让他不能自已,从妈妈在他面前第一次出现时就惊为天人。

 尤其是之后的走光,更是看的他直了血脉张,发誓一定要想办法把妈妈弄上去,让其食髓知味,慢慢的调教,变成自己的专属奴!乃至以后随时随地需要都可以让这个美妇心甘情愿的为自己火!

 妈妈那被丈夫冷落,而且求不满的闷劲早就被他通过这两次的接触摸的很清楚了,他现在所作的,只是一点儿一点儿把这个美妇搞上手而已,而看到妈妈的表情,他知道成功的几率又会大几分的!

 随后阿诚开始指导妈妈他的新动作,借口有些动作说不清楚,阿诚就手把手的教起了妈妈,自然手会在妈妈身上有些小范围的游走,有时甚至捧出到妈妈的一对翘的美

 开始妈妈还会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看阿诚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很认真的的在讲述着要领,也就专心学习了起来,做了几个动作之后,阿诚又开始了新一个动作的教授。

 阿诚叫妈妈将身体平躺在垫子上,头向上仰着,一腿平平的伸直,而另外一腿委曲,而阿诚这时候走到妈妈的脚边,轻轻抚着妈妈的大腿,好似在帮妈妈抻直大腿一般。

 一双大手好似充满热量,使得妈妈不得不紧咬嘴,以避免呻出声来,而从他的角度看去,妈妈修长的美腿不但尽收眼底,而且也将妈妈的下体完全的暴了出来。

 贴身的面料将妈妈的大全部包裹起来,几乎可以看出大的形状,而通过刚才的一系列肢体接触,竟让妈妈下体有了微微的感觉,阿诚甚至发现了妈妈的下体隐隐渗出了一些水渍。

 目光的火热让妈妈很清晰的感受到了,只是过了30秒,却仿佛一个世纪般漫长。经历了刚才的事儿妈妈可不敢再这样学下去了,至少表面的矜持不允许她真正的做一些太过分的事!

 不过阿诚这个花丛老手何等其似鬼,还没等妈妈开口就提前说话了:“好了,今天做的也差不多了,林姐,再做一个动作今天就到这里吧!”妈妈一听只是还有一个动作,本来要拒绝的话自然也就没有说出口的。

 “最后一个运动主要是为保持部线条而做的。”阿诚故作认真的讲解着,阿诚让妈妈‮腿双‬并直,然后使劲的弯,而他则双手抚在的围,腿侧来回的推拿。

 并且告诉妈妈,这个动作很有效果,可以消耗掉大量的脂肪,不过一会的功夫妈妈就已一脸红,微微的娇了起来。

 因为开始的时候阿诚还能老老实实的在围和大腿附近,慢慢的竟然移上了妈妈肥美人的翘,时轻时重很有技巧的捏着。

 让妈妈想要拒绝,却又有些舍不得这种让人沉醉的快,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阿诚竟微微提跨,将早已起的大巴贴在了妈妈的美上轻轻摩擦着。

 感受到美上的热量,已为人妇多年的妈妈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感受到的阿诚大巴的尺寸,热量和硬度竟不叫妈妈一颤,发出一声娇,而‮腿双‬也不一软,若不是阿诚还扶着妈妈的部,只怕妈妈当场就要软倒了。

 阿诚则故作不知的继续享受这快茎在妈妈美上肆意的搅动,甚至不时恶作剧般的用巴往妈妈的能出水般的粉上一下一下的撞着,每次撞击妈妈的美都会被撞出一个小坑。

 随着阿诚大的离去又坚韧的反弹回来,惹得妈妈又是一阵一阵的娇“啊…阿诚…别…这样…阿…”

 此时妈妈想抵抗却也有些没有力气了,只是心底的一丝清明让她勉强的说出了拒绝的话,只不过这样的拒绝,对男人来说。

 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下的男人来说,倒像是邀请更多一些的。阿诚不理会妈妈的呻,悄悄的将自己壮硕的巴掏了出来,伸手缓缓的想将妈妈的运动褪下来。

 不过他刚刚行动,却似乎被妈妈感应到了什么,‮腿双‬下意识的紧紧的并了一下,避免运动继续被下来,却不曾想这个举动一下将阿诚起的夹在了自己的裆部。

 这时的和裆部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韵律布料和妈妈早已被水渗透的‮丝蕾‬内而已,阻隔感几乎微不可觉…强忍着贴着自己最私密出的灼热感,妈妈很勉强的回过头来,张口就要对阿诚说话。

 而这时阿诚感受到自己被妈妈处夹住的美妙感觉,不自觉的用力动了一下,妈妈被顶的又是娇了一声,而妈妈还没出口的话自然被打断了,并且一缕口水混合着呻一些涌了出来。

 此刻的妈妈俏脸后瞧,双眸微眯,里上红一片,一直蔓延到耳后,小嘴上翘,张开了两个手指的宽度,发出着动人的娇,一丝亮亮的体顺着嘴角像下巴去,看起来异样靡。

 阿诚自然看出了刚才妈妈有些拒绝的意思,他深深的明白这等美妇得心甘情愿被弄上手之后才会最有味道。

 这样才会渐渐的食髓知味,那将是最完美的伴。  m.zIkkXs.CoM
上章 做韵律操的妈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