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混血妈妈甜藌的大邚子 下章
第八章 邚牛(全书终)
 “哦?都说我的老婆什么了?”听到妈妈的话,陈眼睛一亮,赶紧问道。刚才无意间说出的话,让妈妈出口后也后悔了,刚要拒绝。

 可是陈又坏笑着抓了一下自己肥美的大股,惹得妈妈一阵娇嗔,然后在陈的不停要求下,才羞臊的轻声说道:“就…

 就是人家上一次下班,路过学校天台的时候,有几个男生抽烟,人家刚上去像制止他们,结果就听他们在那说瑞丽丝那个大可真感啊,洋妞的子和股就是大得离谱,哈哈我要是能她就好了。

 把她得和大白羊一样趴在她丰的身上啃她的大她的大肥,再骑在她身上,拿鞭子她肥厚的大白股。

 另一个人说今天她穿裙子的时候我偷偷放了个镜子,就看见她下面穿了条红色的‮丝蕾‬小内,小小的一条红布被她的肥都加在里面,你是不知道,那么肥的子,黑乎乎的又肥又厚,上面还有金黄的金呢。

 看着那叫一个啊!肯定是被她老公成那样的!估计也是被其他男人的,哈哈,那么肥那么黑,一看就是个欠的大啊!要是我是她老公的话,我非把她调教成大‮狗母‬,整天在她的她的眼,然后在她的大头上夹上铃铛夹子让她跳舞给老子看…”

 妈妈甜腻腻的声音维妙维肖的把当的情景说出来,就连陈都听得又是惊讶又是兴奋,之前端庄善良的美人母竟然对自己讲述别人那下肮脏的羞辱话语,只实在是太刺了,其实陈不知道,他用的药实在是太厉害了,妈妈一边说着。

 下面肥厚的部都忍不住一颤一颤的不停收缩,缓缓出的水打了紧窄的内裆部。而陈在内上涂抹的药被水打后,也开始慢慢的发作起来“当时人家听的好害怕,那些坏学生怎么能这样说人家啦,人家的下面哪里有他说的那么,人家的才没有那么黑呢…

 肥肥的粉粉的可漂亮了…哎呀,人家怎么跟你说这些啊,都是你不好,羞死人家了!”妈妈说着说着。

 忽然想到自己此刻竟然在评论自己下面肥美的器,又羞又气的挥着小手拍打着陈。只不过陈却一下抓住妈妈的小手嘿嘿笑着说道:“嘻嘻,好好好,都是他们不对,我的老婆这么漂亮可爱,下面也一定肥肥的,只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哦,要不老婆给我看看?哈哈哈!”

 “你讨厌人!人家…人家才不给你看呢…要是你看过以后…和那些坏学生一样忍不住,忍不住…人家,人家怎么办…你是人家的老公…人家…到时候被你欺负了也不能反抗呀…”若是换做别人的话听到妈妈的话,恐怕会觉得世界都变了。

 现在妈妈自己都控制不住,心里的火和身体要是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恐怕陈直接扒开妈妈的衣服进去都无所谓了。

 听到妈妈的话,陈也忍不住用手轻轻摸着妈妈硕大肥美的大粉,还时不时的用手指在妈妈的股沟处轻轻划动几下,惹得妈妈身体跟着痉挛似的颤抖。

 而陈却轻哼着对妈妈说道:“那,老公就一直我的宝贝老婆呀…绝对让老婆死的。”这个时候,陈已经开始慢慢出狰狞的魔爪了,不过现在的妈妈,也已经是案板上的肥了。

 无论陈现在这么说,在妈妈的心里,陈已经牢牢占有着她的心了,那种奇妙的感觉,让妈妈恨不得现在就哀求着陈找个宾馆什么的自己下面饥渴的肥

 在陈时不时的抚摸下,妈妈一路紧紧的夹着大肥股摩擦着下身跟陈往摩天轮走去,开始妈妈只是觉得下面润了,以为是饮水太多,可是后来慢慢觉得小腹的膀胱传来阵阵急促的意。

 而且连口都觉得越来越涨,那对肥硕的大子本来早上挤空了水,可是现在又觉得好涨好涨,连晕都涨的发疼,两枚大头也硬硬的起,顶着紧紧的罩恨不得要在衬衣上都顶起两个突起呢。汁和双重的鼓让妈妈越来越难以忍受,刚想开口对陈朔想去一下洗手间。

 可是还没等说话,陈忽然说道:“老婆,快,摩天轮到了。”说着不待妈妈反应竟然拉着妈妈的小手快速的跑过去。

 坐摩天轮根本不用抢什么位置,更何况今天下雨也没几个人坐,不过陈察觉到妈妈此刻应该处于涨的状态了,于是隔着摩天轮四五十米,就拉着妈妈跑起来,手上传来的大力让妈妈踉跄了几步,只能随着陈跑起来。

 憋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一跑肯定会增加失的程度,妈妈娇声的想叫住陈,可是陈却装作听不见,拉着妈妈的手更快的跑起来,足足四五十米的距离,别说妈妈是在憋

 只是穿着高跟些也会让妈妈的膀胱难受啊,前那对上下跳动的大子扯得都有点痛,不等妈妈再说什么,陈已经死拽着妈妈爬进摩天轮里了。

 身体传来的巨大不适让妈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下体在奔跑的过程中甚至觉得有些都忍不住渗了出来,刚坐下,陈故意的坐到妈妈身边拉着妈妈的手开心的一晃:“哈哈,老婆,这就是摩天轮啊,哈哈,太了!”

 晃着的手在落下的时候正好按在妈妈鼓的小腹上,早就憋涨的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的差点涌出来,妈妈叫呼一声,两条大腿痉挛了一阵子,好歹才把道口夹住,可是已经有一些了出来。

 自己原本就被水打的小内这下子直接被自己的弄了个淋淋的,就连外面黑色的休闲都隐隐约约的能看见裆部了一掉点。

 “啊,别…别动我…”处于失边缘的妈妈半眯着眼睛难受的轻哼着一动也不敢动,不仅下面感觉要失了,可能是刚才在跑动的过程中晕和罩摩擦得太厉害,刺房都涨的痛得要命,甚至自己的头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已经开始往外渗了。

 看到妈妈的样子,陈得意的一笑,却还是装出关切的样子凑到妈妈身边问道:“老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呀?咦…什么味道,怎么一股好的味啊,谁在这里了么?”

 要是妈妈还有理智的话,就能听出陈的声音已经变得是一副调笑的戏了,妈妈虽然了一小点,可是哪里像陈说的那样很很重,这一切都是陈故意这样说的。

 听到陈的话,妈妈羞不可厄的呻一声,子紧紧的夹了一下,使得自己简直觉得要憋爆了,嘴里带着哭腔似的哼道:“呜,老公…是我…我受不了…我想小便…受不了了…”

 看着妈妈梨花带雨魂不守舍的模样,陈嘿嘿一笑,对妈妈疑惑的说道:“啊?那,老婆你不会是要在这里当着我的面吧,可是会很的啊。

 而且这样子的话,老婆你岂不是变成的女人了么…可是要是不的话,这个摩天轮转一圈十六分半钟,现在只过了半分钟啊,就算转完了我们再去厕所也要十几分钟啊,这怎么办呀,是在别人面前子呢,还是在我面前撒啊…好赢啊,老婆是的女人么?”

 陈的话让妈妈听得差点哭出来,可是此刻也顾不上说什么了,的摇着头娇哼道:“啊,真的受不了了,老公,我要了…求求你…我,我是的女人…”说着妈妈站起身来当着陈的面就解开子,黑色的西落下,出妈妈两条雪白丰的肥大腿,今天妈妈穿的内实在太小了。

 紧紧的带子把妈妈间和上的肥都深深地勒进去,那粉的半透明‮丝蕾‬小内此刻在妈妈那特别肥美的下身和丁字一样,鲜红娇的小水淋淋的从裆的带子两旁出来,肿的就像盛开的牡丹花。

 而被成透明的小内清清楚楚的能看到妈妈肥厚的三角区上那金黄的浓密,就像是传说中的金羊一般显得无比

 “我,老婆,你的实在太漂亮啦!”陈做梦都没想到妈妈的也像她的头发一样金黄柔顺,那从未见过的美场景叫陈也惊呆了。

 下意识的伸手就朝着妈妈的上摸去,此刻妈妈的已经要出来了,妈妈刚要小内,可是此刻才后悔自己今天穿的内太小,自己的股长的太肥太大,慌乱中手指摸索了几次内带子都没伸进去。

 而朦胧中看着陈的手往自己下面摸过来,一紧张,再也难以把持了“呀呀呀呀呀!”妈妈尖锐的鸣叫了一声,直接穿着内就蹲了下来,瞬间,滚滚的女香从妈妈肥厚多汁的部中涌而出,因为内的裆部卡在里面,水从妈妈的两边飞泻而出,像一道金黄泉一般盛开着。

 摩天轮包厢地上溅起一朵朵美丽的黄花,散发出一股靡而惑的味来。“我…老婆,你真是个大货,女都没有你这么啊!”陈先吃了一惊,然后又抱着手站在妈妈的面前冷冷的笑着说道。

 “啊!呜,老公,我是…我是货…我…”巨大的羞辱让妈妈彻底沦陷,自己还岔开两条沾满的雪白大腿,把肥厚的私密地带完全展出来,随着一泡足足了二十多秒钟的散尽,妈妈只觉得下面显示一阵舒

 然后又是难以自拔的饥渴,力的感觉让妈妈肥肥的大股一下子做到在地上那一滩味十足的里。陈厌恶的一把把妈妈拽起来,让妈妈半趴在座椅上休息,而妈妈就这样高撅着赤的大肥股趴在那里休息。

 饥渴难挨的妈妈忍不住捏着自己水更涨的大子,高高地撅起那呼呼白花花的大肥任由陈在后面观赏。妈妈的股不仅肥,而且又圆又大,不像其他国外那些大股女人股肥的让人恶心。

 妈妈的股又白又,圆润又肥软,撅起来以后,就像一个肥美的大水桃般,既有西方女人那肥硕巨大的体积,又充满东方女那娇柔和细。白花花的大股将后面那仅遮住一小半股的小内撑得基本完全透明,加上被

 随着妈妈重的呼吸,肥滚滚的大白一颤一颤的。妈妈的大腿也很丰,所以看起来如此肥的大股却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感觉,反而有种成女人温顺柔媚的味道。

 呼呼的两个肥大股中间,一条被水打成暗粉的小丁字紧紧地勒在那深深地沟中,粉的丁字与其说是遮挡,倒不如说是卡在那肥中。

 特别肥厚的大小像一只呼呼的嘴般将染成暗粉的内含在中间。一指宽的布条根本挡不住什么东西,就连那肥中央红色的眼周围的红色褶皱都遮掩不住。

 而妈妈那肥美的下体,红嘟嘟小格外的肥厚,像两片软乎乎的大瓣死的微微张开在内两边,淋淋的像是盛开的花朵。

 “草!真是个大肥股!妈的看着就想啊!”陈终于说出真正的目的,不顾妈妈股上沾,狠狠一巴掌打在妈妈的大股上。

 “啪!”清脆的响声从妈妈萱粉肿的大肥上传来,软呼呼的肥被打的颤,雪白的大股上立刻就显出一个淡红色的巴掌印。

 鲜红的大手印在妈妈的大股上竟然连四分之一都占不到,可想妈妈的股有多么的肥美了,失后的妈妈无力的趴倒在座椅上剧烈的息着,感受到股上传来的痛楚,妈妈忍不住娇哼一声。

 可是又痛又的刺让妈妈范儿讨好似得努力将肥的大股翘的更加高耸人,力的身体微微摇晃,那丰肥可人的大肥就像故意卖似得在陈面前轻轻摆动,掐死摇尾乞怜的‮狗母‬一般。

 “老公…呜,人家,人家房好涨…人家的房要爆了…想挤,呜…”刚刚在别人面前不要脸的撒,这下妈妈也不顾上廉了,直接哭唧唧的连声娇哼道。陈哈哈一笑,帅气的脸上此刻的表情面目可憎,鄙夷的骂道:“草!

 刚又要挤,真是个不要脸的大,什么大房,给我叫子!快点拖着你的大子求老子给你吃!”说着,陈一下子扑到妈妈旁边,伸手就解开妈妈前早已透的小衬衣,妈妈那对憋得快要爆炸的美巨挣脱束缚。

 只见一枚挂满白色汁的粉红色大头高高的从罩边上出,大的像男人手指的粉头竟然还主动向外小股小股的出浓郁的甜蜜汁,雪白巨大的球上面被水涨的几乎连血管和青筋都能看出来。

 惊人的体积和不停涌出的汁连陈都担心是不是玩的太大了,不会真的把子涨爆吧。陈那恶毒侮辱的秽语此刻在妈妈听来却像是最顺耳的特赦令,离的妈妈立刻撑起身子,连子都没提就跨坐在陈的腿上,嘴里哀求着腻着嗓音急促说道:“求求你,求求老公了。

 人家是不要脸的大,求求老公吃人家的水吧,老公尝尝人家甜蜜的汁吧,呜,人家是你的牛啦…”说着不知廉的话,妈妈一只手搂着陈的脖子,一只手用力的拖住一只巨大的大子,将上面粉嘟嘟的香甜头就往陈的臭嘴里

 看着面前那枚香的甜蜜头和浓香的汁,陈终于满意的嘿嘿笑道:“哈哈,,老子终于把你玩到手了,看老子怎么好好作践你!”说着。

 陈大嘴一张,一口咬住妈妈留着甜美汁的大头用力起来。【全书完】  m.zIkKXs.COM
上章 混血妈妈甜藌的大邚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