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儿一样的妈妈 下章
第四章
 “啊…孩子,你这个小魔!”妈妈的身子一抖,紧紧地夹住了我在她下的那条腿,我感到妈妈的处已经非常地热了,妈妈道:“噢…孩子…那你快上来吧…不要再挑逗妈妈了…妈妈现在也想和你偷呀!”

 “呃…”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茎已经起得更加的硬直,几乎指在了12点钟的方向,大喜过望之下,我赶紧翻身上马,重新在了妈妈的身上。

 “噢…孩子…来吧…妈妈也想让儿子你干了…”妈妈闭着眼睛,说着语,我跪在上,妈妈主动地张开了‮腿双‬,修长的‮腿双‬一下子住了我的,稍微退了一下,在妈妈那身子的牵引之下,我就将笔直的茎顶在妈妈的道口上。

 当我的茎碰到妈妈的大时,变得不急不慢地拨弄起妈妈的壶了,我发现妈妈的那里已经得一塌糊涂了“孩子,你别逗妈妈了,快进来啊…”妈妈的声音带着哭腔了。

 我怎敢辜负妈妈对我的一片深情?!将头抵在妈妈的桃源口,心里低呼道:“妈妈,我来了!”身一“卟滋”

 一声,我的式直捣入妈妈的龙宫里去!噢!天呀!这就是妈妈的道,稍显宽敞却又那么的温馨动人!毕竟是我亲身回到了妈妈的体内,那兴奋的感觉上更敏锐了千百倍!

 妈妈道口被我冲开之后,她那火热的腔壁很快地包容了我的茎,而那火热的腔在适应了我那茎的大小之后,如涌动的细,层层叠叠地包裹了上来,紧紧地收缩着。

 伦的快乐也让妈妈的道壁贪得无厌地往里弄着我的茎,我舒服得一阵呻,叫出声来:“哦!

 妈妈…天啊…你那里实在是太烫了!好舒服啊!”妈妈得到我的夸奖,欣喜地扭动着部,让我越陷越深!“温柔乡即是英雄塚”我终于体会到这一句话的真正含义了!

 我瘫倒在妈妈怀里,喉咙深处发出沉闷的声音,耸动着股,一下下着,体会着下身传来的一阵阵销魂的感觉。噢!妈妈的道给予我如此火热的包容,让我飘飘仙,我一辈子都想陷入在里面,不想出来了!

 我开始勇猛地着,茎象一条怒龙在妈妈那道泥泞的中逆而上,妈妈连绵不决的哦声如销魂魔音般蚀骨,大增我的了一百多下后,我的茎像是孙悟空的金箍,慢慢地被妈妈的火炉给炼化了。

 蓦然,如有千万只蚂蚁在叮咬般,茎奇难当,一阵强烈的酥麻感从头直抵尾椎处,如一团烈火般沿着脊椎一路向上,直冲脑门。

 “啊…”的一声叫出来,我的关大开,茎在妈妈体内动着,如火箭炮般强有力地伸缩着。

 呼啸地向妈妈的子火的烈焰,头处终于出一股股积了十多年的浓浓的童忌的快瞬间将我淹没。

 “啊…”妈妈低回婉转地娇着,如同圣母颂唱的天籁之音,将我带入了天堂,到了天堂的最高峰处!妈妈在“啊”

 了一声后,耸高部,极力合着我的,妈妈的牝户就象个绝妙的容器,我的茎则像一指挥,调度着妈妈的气和我的气。

 我紧紧地抱住妈妈,将两道气流融合在一起,妈妈如八爪鱼般地抱着我,低声呻道:“孩子,就这样抱着妈妈…浑身暖洋洋的…怎么…这么舒服啊…”看来,妈妈也感觉到了体内热的涌动。后的我瘫软在妈妈身上,一动也不想动,心想:“如果地球就这样停止了转动,该多好!”“孩子,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过了良久,妈妈在我的耳边低声道。

 我感动得要哭出来了,我撑起身子,看着妈妈那娇媚如桃花般的俏脸,再也不能自己,俯身狂吻着妈妈的脸庞,用我的热吻表达着我对妈妈那无穷的爱意,妈妈“嘤咛”一声,羞得闭上了双眼,享受着我对她的轻怜爱。

 过了半天,我们母子俩的双才再次分开。“孩子,你真的比你老爸厉害!这么久还是硬硬的…孩子,你的茎还在妈妈体内呢!”妈妈羞红着脸。

 “妈妈,你不觉得它现在和你是如胶似漆的吗?”我故作惊讶道。“呸!”妈妈轻啐了一声道:“你刚才了好多,妈妈现在里面还鼓鼓的!”“那当然,这是我的童子嘛!”我得意洋洋地道。

 “一个十六岁的小男生,就没有自己…”妈妈脸红红的,不说下去了“自己什么?妈妈,你说呀!说呀!”我笑着“咯吱”着妈妈,妈妈将丰腴的双臂叉抱在前,笑着缩成一团。

 一会,妈妈柔声道:“孩子,今天可累坏你了吧!来,你好好歇着,让妈妈去给你倒杯水喝。”妈妈慢慢地离身子出来,用头的纸巾擦拭了一下部,便赤条条地下了,大方地在房间里体地走动着。

 一会,妈妈拿着杯子,弯下接着矿泉水,刚好,妈妈那赤着的大股正好冲着我,没有丝毫羞缩的样子,妈妈的股沟里暗藏的神秘,在强烈地惑着我,当妈妈的水刚打完,我的茎又一次了起来。

 妈妈转身向边走来,道:“孩子,来,起来喝杯水。”当妈妈突然看到我那又骄傲地直立起来的茎时,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啊!孩子,这么快?!”

 我一口气喝干了妈妈给我倒的水,妈妈还在呆呆地望着我的茎,有点儿不相信的表情,我十分得意,拍拍道:“来,妈妈,快给我趴在上!”妈妈显然被我的“霸道”

 给震惊了,顺从地用手和膝盖支撑着身子,趴在上,把股对着我,于是,我跪在妈妈的身后,抬起妈妈的部,妈妈那大股此刻在我的手掌下只能顺从地张开,满的接着我的又一次君临。

 我的茎又一次燃烧着怒火,凶狠地从妈妈身后入她的道里去,没想到从妈妈的身后入,茎的连没入,得到的刺更大,我这个雏儿也只是又干了差不多两百多下,就又一次在妈妈的一片哦声中缴了。

 休息了一会,妈妈斜撑着身子,足地轻轻地摸着我的膛,我有点恶作剧地询问妈妈道:“妈妈,老爸平常一般要干你多久才啊?”妈妈呆了一下,随即满脸通红,娇嗔道:“孩子,你真坏。这样的话也问得出口…”

 看着妈妈可爱的模样,我心驰神,道:“说嘛,到底是多久,你不说我的小弟弟可就不起来了!妈妈,我想和老爸比较一下嘛!”连我自己都惊讶这些荤话好象是自然而然地说出来的!

 妈妈被我盯看着,害羞地扭开了头,由于不忍扫我的兴,妈妈低声道:“你爸每次只能干上两三分钟,有时身体不隹时,可能就一放进去就了…那像你这么坏…刚才搞了妈妈一个小时!…”想到老爸的无能。

 而妈妈在上却让我翻来覆去地干了一个小时,我的心里真是兴奋极了…“来!妈妈,用你的小手再握住我的茎!”

 我兴奋地将妈妈的玉手放在自己那条已经软软的茎上,妈妈笑了笑,用手指轻抬着我那低垂的头道:“小东西,刚才凶巴巴的样子,现在可老实了吧?”

 看着我那头的可怜样,妈妈“哧”的笑了一声,轻轻地抚摸着我那条软下去的茎,柔声道:“孩子,你也累了,别玩了,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听话!”我是很想听话。

 但是,那兴奋的感觉让我的茎可不听话了,在妈妈那轻柔的抚摸之下,我的茎又一次悄悄地苏醒了。妈妈的心情也随着我那茎的再一次起而复苏了!

 “天呀!孩子…你…为什么那么厉害的呀!好像吃了补药似的呀!?孩子,这对你的身体会不会有害呀?”妈妈担忧地道。“没关系,妈妈,我的感觉好得很!来,妈妈,坐到我身上来!”我张开了双臂。

 “真的?”妈妈问道,她还是相信我的话,抬腿跨坐在我的身上,用两手指轻轻捏着我的茎,我感觉到自己的头在妈妈的道口处蹭了两下,便进入她的体内,里面仍然很和温热。

 妈妈舒服地呻了一声:“好孩子,真难为你了!一次过把你老爸对妈妈的损失补回来了!”妈妈俯下头,亲吻着我的脸颊,接着。

 就是妈妈的欢乐时分了,她自顾自地在我的身上上上下下地耸动着,让她的蒂在我的骨上一次又一次地磨擦着。  M.zIKkXs.Com
上章 花儿一样的妈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