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血黑旗 下章
第1章 鬼子蜂涌上
 一队二十多人的黑色骑兵,驶过一片一望无限的荒草滩。马蹄声惊飞了栖息在草丛中的无数野鸭和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鸟儿。

 正是初夏时节,荒草滩绿草如毯,平地窜起的一尺多高的蒲草、蒿草,一米多高的芦苇,托起了清澈如镜的蓝天,那一队疾飞的骑兵,清一黑色劲装,像一支黑色的雁阵,掠过碧绿的湖面。

 骑兵队的上方飘扬着一面黑绸制成的大旗,上面用白绸写着八个大字“九龙山抗黑旗军”旗子乌黑光亮显示出这支部队的军威。

 旗杆擎在一名健壮的男战士手里跑在骑兵队的最前面,这名男战士正是骑兵营长石冲,紧随其后的是一名身披黑色斗蓬的年青姑娘。

 年青姑娘跑在骑兵队的最前面,黑色的斗蓬随风飘出斗蓬下被黑色军装紧裹着的苗条丰的身材来。

 一条宽宽的牛皮武装带,勒出她纤细的肢,一条斜挂着的匣子带从她的部勒过,更显出她满的双峰,姑娘脚蹬一双黑色长筒马靴,坐在黑亮如缎般的黑马上更显英姿飒,姑娘没带军帽,却梳了一条乌黑油亮的大辩子。

 姑娘的脸旦是椭圆形的瓜子脸,弯弯细长的柳眉下是两只水灵灵,光闪闪的大眼,在约是戎马生涯之故,姑娘的两腮微黑透红。

 但从她那耳坠下方的腮边看,脖颈则粉白娇,越发显示出姑娘丽、竖韧、聪慧的光彩来,使这姑娘看上去既有统领金戈铁马的女帅风采又不失大家闺秀娇媚的气质。

 她就是女部队的首领…黑芍。她的身后左侧跟着她年青秀丽的女卫队长陈雪妍,右侧是她的侦察队长荷叶,再往后一点是她的警卫员…

 17岁的年青姑娘吴小眉,大家都叫她小眉子。骑兵队在黑芍的率领下向草滩尽头的九龙山外飞驶。

 九龙山方圆数百里,山高林密,到处是悬崖峭壁,它是黑旗军的根据地,黑骑军的军部就设在九龙山深处的一座古刹…九龙寺。黑芍拉起这支队伍已经有二年多。

 这支被她命名为黑旗军并自封为军长的队伍其实只有八百多人,下设的骑兵营也不过80多匹战马。

 此外还有三个步兵团,每团也就200多人,但是他们的武器相当良,全是从军手中缴获的,步兵清一三八大盖,每排有一歪把子机,每团还有一门小炮,子弹相当充足。

 就是这800人的队伍控制了九龙山方圆二百多平方公里的地盘,并以易守难攻的九龙山作根据地,不断向四方出击,袭击军和汉,牵制和消耗了伪军的许多兵力。

 九龙山四周的村子也大多有黑旗军的家属和探子,这就使得驻守县城的军大佐吉野,对此大伤脑筋,他去年秋天接替连继5次进山扫均遭惨败而被革职的山田之后,也组织过两次大规模的进剿。

 第一次扑了个空,黑旗得到消息,全部转移,但在吉野不战而退的途中,黑芍的骑兵营突然从天而降,不到几分钟,即吃掉了他的后卫一个小队的军,当他组织兵力回头反击时,黑芍的骑兵营已跑了个无影无踪。

 看着后卫满地的尸体,吉野真是哭无泪。第二次吉野派出了化装成农夫的手队,企图偷袭黑旗军的大本营九龙寺,谁知早被黑旗军的探子认出,二十五个阴险毒辣的日本特务还没摸到九龙寺的墙皮便全部被生擒活捉。

 第二天二十五颗血淋淋的人头就被挂在县城外的牌纺上,由此吉野恨透了黑旗军,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夜之间将黑旗军斩尽杀绝,将黑芍碎尸万段。

 九龙县境内,驻有四支部队,四足鼎立,分别是军、八路军的县大队、黑旗军和驻在仙镇的国民的一个旅。

 这个旅长基本上保持中立,谁也不打、谁也不惹,吉野噌想办法收买他,可他也没上钩,他看中了黑芍的黑旗军(当然不知道是看中了黑旗军的人马还是看中了黑芍本人或者两者均有之),想扩充地盘,招黑芍作副手,黑芍没有答应。

 在这期间八路军县大队也派神郑中九来跟黑芍商量过联合抗的问题,黑芍也没有答应,她对八路军有很深的成见,也瞧不起八路军县大队那百八十人,几十条破

 吉野也派汉队长胡大麻前往九龙山招安,结果被黑芍的卫队长陈雪妍割了一只耳朵,放了回去落了个单耳狗的美称。

 黑芍跟军有不共载天的血仇,黑芍的父亲原是九龙县有名的名中医人称“赛扁鹊”老中医只有一个女儿就是黑芍,这名字取的怪,黑芍一生出来。

 雪白娇,老中医原先给她取了个中药的名字叫“白芍”后改为黑芍,意思为女儿为白芍初绽,却生不逢时,华夏蒙难,生灵涂碳,如白芍蒙上了一层黑云。

 老中医希望黑云早散去,再还女儿一个白芍的芳名。当时军与八路军连继作战伤兵众,东洋兵又不服水土,军医已忙不过来。

 汉胡大麻就向山本提意让当地民医来为大军皇军治病,结果老中医被强押到军兵营,老中医宁死不为刽子手治病,结果被惨杀在军兵营,临死前老中医在衣服上写下一行字“宁死不医豺狼”

 黑芍闻此恶噩耗,悲痛绝,当时这位十八岁的姑娘也咬破手指在血衣上写下一行字“杀尽寇为父报仇”她自幼跟老中医的一位好友习得一身武艺,骑马打样样精通。

 于是怀了一身深仇大恨,来到九龙山拉起了抗武装,黑芍上过中学,读过不少兵书,于是参照历代将帅的用兵之法,训练兵士,又参照国民军、八路军的军服设计了自已的军服。

 又制作了一面大旗,很快成了远近闻名的抗女杰。姑娘20岁了,这个年龄的女子,在当地大都已经成了年轻的母亲,但她还是一个人,也许是战火纷飞,战事频繁的缘故吧!

 开始她对所有的女兵与男兵眉来眼去,要求还很严格,如发现不轨行为定要大加惩治,后来,尤其是战斗间隙,休养生息之时,女军长生了男耕女织,亲嫁取的情绪自已也竟有点漾,于是对手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终身大事她自已也想过不少,可身为一军之长,又怎么好对别人启齿呢?身边的团、营长中年轻俊秀的小伙子倒也有几个可他们见了她全都必恭必敬,她也没有瞧上那一个。

 骑兵队出了九龙山区,向外就是希落的小村子了,今次黑芍她们是去侦察地形,有情报说军近期可能有一次大行动。

 当她们看完地形天色已渐渐黑了,黑芍决定在这里宿营。侦察队长荷叶劝道:“黑姐,这地方离鬼子太近了还是后撤十几里好。”

 黑芍却不以为然道:“荷叶,你跟黑姐打了两年多仗,鬼子的子弹都没破到过我一头发,何况又有你这双女将保驾呢,好了,我困了、累了,就在这儿歇一宿,明天再回山吧。

 女军长吃足了睡下,女卫队长陈雪妍和荷叶可不敢睡,两人轮在房前屋后守护,并派出四名士兵到村口四侧侦察。

 夜半,一个男兵气急败坏的跑回来,仰头破上吴小眉“不…不好了,快—快报告军长,鬼…鬼子…”吴小眉大吃一惊,一个箭步跑回房间,摇醒黑芍。

 这时村口已响起密集的声。黑芍带人左突右冲,四面全是鬼子,轻重机,一个劲地扫

 后来连迫击炮也用上了,女卫队长陈雪妍心里一沉,完了、完了,今天要完在这儿了,吴小眉和荷叶也有点惊慌,这种险恶的战斗场面她们还没见过,万一黑姐有个三长二短可如何是好?

 这时她们多盼望着八路军从天而降或九龙山上冲下一支队伍来。吉野率领的这支鬼子这次是瞎猫破上了死耗子,他们是来这儿列行扫的,听到村里烈的声他知道他网住了大鱼,吉野命令鬼子加大冲击的力度。眼看黑旗军将不保。

 突然弥漫的硝烟中驰来一高头大马,近了借火光才看清是枣红色的,那马在院外勒住,前蹄腾空,咴咴直叫,只听一个宏亮的声音:“黑军长、黑军长你在哪里。”

 荷叶好生奇怪,急忙问道:“你是谁?你是干什么的?”男子吼道:“你先别管这个,快跟我走,不然谁都走不了。”他见黑芍、陈雪妍、荷叶、吴小眉等还半信半疑,历声喊道:“快跟我突围!”

 那男子催马前行,避开了军密集的子弹,沿村西的一条小巷左拐右拐,下到一条长长的深沟中,冲到村口仰头碰上一队鬼子,众人手中一起开火硬是杀出一条血路,两侧的军向中部合拢,黑旗军又倒下了几名战士“啊…”惊叫声从后响起,落在后头的陈雪妍和一名战士的马被鬼子击中,惨嘶声中两人被从马上抛下。

 “雪妍!”黑芍看到雪妍被击下马想回头去救,荷叶紧紧勒住黑芍的马,历声道:“黑姐快走。”“啊…”长长的惨叫从后传来,鬼子蜂涌而上,那名战士翻身而起时,几把刺刀同时扎进他身体里。  m.ZikKXs.cOM
上章 铁血黑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