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血黑旗 下章
第12章 凄美莫名禽獣
 吉野接过银针,左手狞笑着托住姑娘的左,右手笑着将银针缓缓入姑娘粉红色的头。

 姑娘的身子痛得收缩了起来,但她银牙紧咬没有吭声。吉野再将另一支银针入姑娘的眼,细小的血珠从姑娘的头上出。

 “说点什么,章小姐。”***姑娘只是摇头,没有吭声。吉野命令打手用银针刺姑娘的手指及脚趾,当姑娘的十指满了银针时,姑娘已第三次昏死过去。冷水泼在姑娘一丝不挂的‮体玉‬上。

 “章小姐,说吧。”姑娘摇摇头。“会让你开口的。”吉野命令打手撬起姑娘的一双白的玉足。将一块砖进章含月的玉足下。章含月拼命忍着没有出声。

 “说不说?”姑娘没有吭声。打手再撬起姑娘的玉足。章含月的两条玉腿被反向撬起,她痛的泪水直,一双白的玉手不由自主紧紧捏住横木上的捆着的绳子她颤动着,感到‮腿双‬像是要被折断。吉野将第二块砖进章含月玉足下。

 一直到姑娘昏死,姑娘也没有开口,她的玉足下进了五块砖,膝盖已经位了“哗”冷水泼醒她。

 吉野命令打手从内室抬出一盆碳火,吉野将十几枚烙铁放入火中,然后来到姑娘身前,托起姑娘的下巴狞笑道:“章小姐,老虎橙的滋味还不错吧,现在开口还来得及,不要到忍不住的时候才招供。”

 “不,我不知道。”吉野从火中拿起一块烧红的烙铁,来到刑架前,狞笑着将烙铁按在姑娘的白的小腿上。“嗤”

 地冒起一阵青烟与皮烧焦的味道。“哎呀…”姑娘的体扭向另一边,双脚不住的搐。吉野拿开烙铁,姑娘白的小腿上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烙印。

 “说不说。”吉野重新换了一把烧好的烙铁,然后左手捏住姑娘的头将烙铁按在姑娘的房外侧。姑娘白房被烙得滋滋作响,滴出了黄油。

 姑娘的喉咙在烈地上下动着,把牙齿咬的咯咯响,但是这回没有张嘴回答。当另一块烧红的烙铁狠狠按在姑娘房内侧时,姑娘失声尖叫起来。

 她被捆紧的双手发疯似的在空中抓握着,拼命的踏蹬着捆住的脚。房被烤焦的味道充满了整个刑室。“章小姐说不说。”吉野狞笑着问。姑娘还是没有回答。吉野拿开烙铁。

 残忍的用手撕开姑娘一只被火烤焦的房上的皮肤,鲜血从姑娘的房上了下来,可以清楚地看见房内的海绵体组织。吉野将烧的发白的烙铁按在姑娘被撕开肌肤暴出的房内海绵体组织上。

 “啊…”一股青烟混着血腥气升起。姑娘的整个体软软地瘫在刑柱上,美丽的头向下一垂,昏死过去。冷水泼在她被烤焦的部,将姑娘泼醒。酷刑还在继续。

 吉野把从新烧红的烙铁在姑娘眼前晃了晃道:“章小姐说不说?”刘影章含月张了张嘴,又合上,然后痛苦地摇摇头。吉野把烙铁猛按在姑娘的右峰上。

 “哎哟…”姑娘丰美丽的房上再度腾起一阵青烟。她的头猛的向后仰起,几秒钟后再重重的落下来,她再次被折磨的昏死过去。她一动不动地垂着头,全身都像绞紧的海棉一样往外滴淌着汗水。

 一名打手将冷水泼到姑娘被蹂躏得十分凄惨的下体,姑娘醒过来。吉野一把拉起姑娘的头发狠狠道“章小姐说不说。”

 姑娘虚弱的摇摇头。吉野命令手下将姑娘从的‮腿双‬向两侧拉开,使姑娘的下身完全在众人眼前。这种刑架最方便对女的下身用刑。“章小姐,说吧。”

 姑娘忍住屈辱的泪水没有开口。吉野笑着用手翻开姑娘那两片粉红色的,将手指入姑娘被得已经有些松弛的道中,用手指抠弄着,姑娘没有回答。

 “章小姐,我的忍耐是有度的,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说不说,不然将对你的下身用刑。”章含月的赤的身体僵在那里,双眼痴痴的盯着屋顶,轻轻地遥了遥头。

 吉野从火中取出一枚烧红的烙铁,命令一名打手拿起一个镊子狭住姑娘的一侧紫红色的翻开,使姑娘紧紧贴在玉腿部,然后轻轻将烙铁的尖部在姑娘上轻轻触了触。

 “嗯…”章含月痛叫一声。“说不说。”“…”见姑娘不说吉野狠狠的将烙铁按在姑娘的上。

 “哎呀…”姑娘的整个人从刑架上弹起来,被捆紧的‮腿双‬不受控制的抖动着,几秒钟后才“砰”的一声落回刑架上。

 姑娘的一侧被烙成焦黑了凄惨的贴在玉腿内侧。吉野重新换了一把烧红的烙铁,又命令打手用镊子翻开姑娘的另一侧,将烙铁按在姑娘另一片上。

 “哎…”姑娘的声音停在喉咙里。“说不说?”“不…哎呀…”已经有些疯狂的吉野不由分说,将那烧得发白的三角形烙铁的尖锐部按在姑娘粉红色的蒂上。一股黄浊的从姑娘的道内了出来,了吉野一手,姑娘小便失了。

 “说不说。”“我…”吉野再度从火盆中取出一烧红的铁针,来到刑前,狞笑着左手弄着章含月的道,将铁针对准她粉红色圆而小的道口,慢慢将铁针刺入章含月的道。

 “啊…”章含月撕心的惨叫起来,带着血水的从姑娘的出,在姑娘的惨叫中铁针完全刺进了姑娘的道。

 姑娘娇柔的道粘膜被铁针粘烤在一起。章含月再次昏死了,吉野看了看在姑娘道外的针尾,狞笑着命令打手用冷水泼醒姑娘。一连泼了5桶章含月才慢慢苏醒过来。

 “说不说。”章含月吃力的摇摇头。吉野拉住铁针在姑娘道外的尾部,狞笑着用力拨出来。

 “啊…”姑娘痛叫着,道娇柔的连带铁针拨了出来,血和着立即染红了姑娘的下体。

 “说不说,不然死了的有。”吉野完全失去了理智。章含月没有再开口。吉野命令打手将捆着章含月两条腿的刑橙向两侧扩大直到呈“一”字形。

 ***由于姑娘上身被捆在横木上,她的两腿被打开整个人呈一“土”字形,下身和膝关节的巨痛令章含月痛不生,她全身布满了细密晶亮的汗珠,一络络的秀发被汗水打粘在秀丽的脸上,整张美丽的俏脸失去了血显得令人心碎的苍白。

 “说不说。最后再问你一次。”章含月坚强的摇了摇头。吉野狞笑道:“再不说我要你后悔生做了女人。”吉野狞笑着来到被拉开到极限的姑娘下身。

 看着被拉开而出来的红道。捏住姑娘那左侧被烙焦的,慢慢的将姑娘的撕了下来。

 章含月没有大声惨叫,大约是上的神经被被烙坏的关系,章含月并没有感到多大的巨痛。

 吉野对章含月的反应有些意外,他狞笑着将撕下的在姑娘眼前晃晃,突然一把捏住姑娘的下巴将进姑娘的嘴里。

 “畜生。”章含月干干呕。吉野又撕下她的另一侧。姑娘被分开的玉腿部除了黑黑的原本人的户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血了。

 吉野将左右手各伸出两指进章含月尚算完整的道,感受着姑娘道内的滑,突然猛的用力将姑娘的道向两外侧撕。

 “啊…”姑娘大声惨叫起来,她的道被撕开了,吉野残忍的将一只手全伸进姑娘的道中,血从姑娘道内泉涌而出。

 “啊…”姑娘凄惨的扭动着身体,痛苦的惨叫着她的一双白的玉腿凄惨的挣扎着,双手疯狂的握捏着,血从她的道内涌出。吉野将另一只手也完全伸进姑娘的道,双手在姑娘道内不停的搅拌撕拉,从姑娘道内出的血染红了吉野的手,姑娘的惨叫已完全失声。

 她整个人软瘫在刑橙上,大口着气,如玉般的身子像从水中捞出一样,红白相间的粘和血从姑娘那被分开捆着的玉腿出。吉野将手从姑娘下身拨出,一股血水立即涌了出来,姑娘已经一动不动了。

 肥原探了探她的气息,还好,还有一些微弱的呼吸。一桶桶的冷水泼在半死的姑娘身上,刑室内充满了血腥气,从姑娘下身出的血水在地上积了一层。

 “说不说。”吉野看着这个坚贞不屈让他感到心寒的女子绝望的嚎叫。章含月怒骂:“你们这些日本狗,要杀就杀吧,纵有一天,八路军会将你们彻底地消灭掉!”

 吉野听到这里,一把拔出东洋刀,向美丽勇敢,英气人的章含月上去,他要亲手杀害这个让他感到心寒的英烈女子。“啊――”的一声惨叫。

 只见寒光一闪,吉野已一刀劈下了章含月那丰高耸的一只左房,充满弹而血淋淋的房掉到地上,还弹了好几下。

 章含月痛得无法形容,紧紧地用洁白的牙齿咬住自己的嘴,一缕鲜血顺着嘴角下了,在四周的火光下,她显得凄美莫名。

 “禽兽,日本狗。”章含月怒骂不绝,吉野一手捡起地上血淋淋的房,将到姑娘的口中。

 然后用胶带连着割下的房一起封住姑娘的嘴。姑娘被一阵血腥味弄得几乎昏了过去,挣扎着,呜咽着无法发出声音。

 “唔――”章含月含糊地惨叫,吉野又一刀劈下她丰雪白的一只右房,房血淋淋地掉在地上,章含月的身体不住地搐。

 吉野提着刀,一刀划在姑娘雪白修长的右大腿上,在姑娘的大腿上血淋淋的割下一块,然后又一刀割在章含月的右大腿内侧,剜出一大片。章含月痛苦得扭曲着身体,不住地颤抖。  m.zIkkXs.COM
上章 铁血黑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