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血黑旗 下章
第15章 用力菗咽着
 鬼子找遍青峰山也没有发现八路的影子。当“青峰山没有发现八路军,八路主力去向不明。”的报告到尾高的手上时,尾高硬是不信。“八格,难道八路会飞上天?”

 扫结束了,各路的军均返回自已的驻地,吉野有些高兴,虽然没有彻底歼灭八路军,但其主力已大损,短期内他可以高枕无忧了。

 何况在胡大麻的指认下还抓住了八路军九龙山的妇救主任林月琴,那可是八路九龙县城的大官回去后定要好好从她嘴里掏出点东西。

 吉野带大队鬼子汉回到县城。第二天吉野开始审问九龙县妇救主任…26岁的林月琴。林月琴曾是齐师高等中学的才女加校花,抗战暴发,她亲眼目睹了军的种种兽行,毅然放弃深造的机会投身抗战,一路上目睹国民军的无能和无最后加入了共产,她竖信只有共产才能救中国。

 经过血与火的考验她渐渐成长为一名能文能武的女战士,这次不幸被俘她早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可是她没想到落在军的手里会连死都不如。林月琴被押进了刑讯室。

 吉野坐在一张高台后的皮椅子上,对侧的墙边站着4名赤着上身的彪形打手。吉野示意两名打手放开林月琴,林月琴挣开两名打手从容不迫的坐在吉野前面的一张椅子上,一路上目睹国民军的无能和无最后加入了共产,她竖信只有共产才能救中国。

 经过血与火的考验她渐渐成长为一名能文能武的女战士,这次不幸被俘她早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可是她没想到落在军的手里会连死都不如。林月琴被押进了刑讯室。

 吉野坐在一张高台后的皮椅子上,对侧的墙边站着4名赤着上身的彪形打手。吉野示意两名打手放开林月琴,林月琴挣开两名打手从容不迫的坐在吉野前面的一张椅子上。

 ***林月琴被押吉野的地下刑室。四周挂着的四个大灯泡将整个刑室照的如同白昼,满放着各式刑具,吉野坐在一张大木案后的皮椅子上,木案的对面放着一张椅子,椅子后站着赤着上身的四名彪形大汉,漆黑的长在横生的肌上更显凶悍。

 两名将林月琴推进刑室。吉野打了个哈哈道:“林小姐,你的八路官大大的,皇军的非常的配服,请坐。”林月琴挣开两名军冷漠的看了一眼吉野,坐在那木椅子上。

 吉野亲自将一杯水端到林月琴身前递给她道:“林小姐,皇军非常配服英雄,只要你好好跟皇军合作,你打死皇军士兵的事一笔购消,皇军不会为难你,另外好处大大的有。”

 “真的是这样吗?”林月琴拿起杯子一喝而尽。“皇军说话算话。”“那你想知道些什么?”

 “林小姐,你这就对了。你们中国有句古话‘识事务者为俊杰’好好跟皇军合作,荣华大大的,我们知道八路军在九龙县城有一个情报站,你告诉我,在哪里,是什么人?”

 “原来是这个,我知道的很清楚,让我来告诉你吧!”林月琴站起来突然一杯子摔向吉野。吉野一偏头,杯子“碰”一专声摔在墙壁上,撞得粉碎。

 林月琴扑上去想咬吉野,有了上次的经验她身后的两名打手适时扭住了林月琴的双手把她反扭起来,林月琴破口大骂:“狗强盗,你想知道的我都知道,可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你休想。”

 “八格、八格。”吉野气愤的大骂。林月琴挣扎着想扑上来,两名军紧紧扭住她的双手。吉野看着齐颈短发下秀丽俏脸上散发着愤恨火焰的双眼,隐隐觉的眼前这个外表柔弱的美丽姑娘没有那么好对付,很可能会像前次章含月那样得不到一点结果。

 想了想吉野觉得先不忙用刑,命令卫兵叫来汉胡大麻,他决定对这样美丽的女俘先得从心理上摧毁她的防线。几分钟后胡大麻来到刑室。

 “太君!”胡大麻哈了一下“你找我?”吉野看了看胡大麻道:“你的劝劝她,让她的知道的统统说出来,”

 “嗨!”胡大麻双脚一并应了一声。笑喜喜的来到林月琴身边道:“月琴小姐,你都听到了,何必跟皇军作对呢!

 像你这么漂亮又有文材的姑娘,九龙城可也不多见,何必跟那些土八路吃不穿不暖的活受罪,像我一样跟皇军干活,吃香的喝辣的,皇军还可送你去深造,只要…”

 “呸!狗汉,中国出了你这种卖国求荣的人真是可,你们想知道的我全知道,可是你们休想从我嘴里得到。”

 “你…你。”胡大麻气得说不出话来,转过头对吉野道:“太君,像她这种人中共的毒太深了,看来不用刑是不会开口的。”

 “混蛋!”吉野狠狠地骂了一声,着手在刑室内踱了几步,转头对胡大麻狞笑道:“这个姑娘交给你了,轮的有。”说完笑着坐在桌后的皮椅子上。

 胡大麻早就认识林月琴,可惜一直没能得到她,胡大麻引为憾事,现在得到吉野许可立即笑着丑态百出的要两名军将林月琴抬上大木桌面。

 听到胡大麻的命令林月琴立即知道胡大麻想干什么,她竭力挣扎起来“畜生,胡大麻你这不得好死的畜生。”

 林月琴叫骂着,两名军将林月琴抬上桌面。林月琴把双手伸在自己的两腿间,紧紧护住一个年青姑娘最要紧的地方。

 为了保护自己的贞,她用上了全力,嗓子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吼声。她的力气很大,两条腿奋力踢蹬着,一时间两名军被踢得东倒西歪。

 “妈的,站着干什么,把她的手拉开捆了!”胡大麻看着那四个站在一边的打手命令到。四名打手上来,然后两个抓手,两个抓脚,把林月琴的手脚分别向两端拉开,让她直地躺在木台上,身体的正面完全失去防护。两名打手将绳子捆在林月琴白皙的手腕上,然后将绳子捆在桌脚上。

 这样一来,林月琴的手便被拉开再也不能护住下身和部了,林月琴仍然在努力地挣扎,她那修长的身体不停地扭来扭去,眼睛里开始泛出绝望的泪光。

 胡大麻知道,把这样一个女人光强,比用任何酷刑更可怕,看着她那张楚楚动人的脸上闪现的莹的泪花,胡大麻感到有些涨了。

 接着另两名打手将林月琴的‮腿双‬也分开捆在木桌的两侧,使她的大腿向两侧极度拉开。胡大麻看着被紧捆在木桌上的年青女俘,笑着将手伸向林月琴满的前,彻底失去自卫能力的她终于又发出了一声惊惧的尖叫。

 胡大麻的手在离那两团圆鼓鼓的峰只有几毫米远的地方突然停下了:“怎么样?怕了吧?还是好好同我们合作吧。”林月琴停止了尖叫和挣扎,愣在那里足有几分钟。

 无论是吉野还是胡大麻都预感到她就要屈服了,但她最终却摇了摇头,咬了咬牙,说了一声:“不!”

 ,眼泪便顺着脸颊了下来。胡大麻笑着将手伸向林月琴蓝色的布衫,解开了林月琴衣服上的第一粒纽扣。

 接着是第二粒、第三粒,林朋琴仍然努力扭动着身体,低声地啜泣起来,却没有再喊叫。林月琴的上衣被向两边拉开,出了里面一件小白汗褶儿,看到姑娘腹部的一抹雪白的肌肤,胡大麻感到下身儿一阵阵发硬。

 胡大麻笑着继续解开那小汗褶儿上的纽子,上下全解开了,只剩下脯着丰处的一颗,裂开的衣襟中间隐隐约约暴出一团圆圆的软,吉野笑着看着木桌上衣衫渐少的美丽女俘,四周的几名打手更是看的火难耐。

 “你想好了吗?”胡大麻问道,同时他的两个手指捏住那最后一粒纽扣。林月琴没有说话,只是痛哭着猛烈地摇头。胡大麻的手指捻了一下,那紧紧箍住脯的汗褶儿便“啪”地一下绷开了。

 两只洁白丰硕的房一下子从衣服中弹了出来,还弹动了好几下,林月琴的皮肤即细又白皙,她的两只房更是又白又房上端淡红的晕上点缀着两只粉红色的头,清新脱俗,一看就知道还未经人道。

 林月琴用力把头扭向另一侧,晶莹的泪水从她俊俏的白净的脸颊上滴落。木桌的四周满了男人重的息声。胡大麻笑着慢慢地把姑娘的带解散子拉住姑娘的筒将林月琴的长暴的撕扒下来,姑娘的肚脐暴出来。

 接着是两个高高的髋骨的角,那扁平的小腹从髋骨之间向下延伸,腹股沟以很大的角度迅速向中间汇,月白色的底下可见几黑色的从她叉中出来。

 “嘶拉!”一声胡大麻用力将姑娘的长全撕了下来,扔在桌边的地上,林月琴那两条洁白滑腻而又修长浑圆的玉腿完全呈现出来,姑娘哭得更厉害了,用力咽着,身子一耸一耸的。

 胡大麻笑着将手指按在姑娘玉腿处的叉上,着那凹陷下去的地方,一边继续她:“想好了没有,等那有儿的地方出来,再想后悔也晚了。”林月琴继续用力摇着头“呜”地哭出了声。

 胡大麻笑着将手伸进林月琴叉底边,向一侧揭了开来,姑娘那漆黑中的一丝小便呈现了出来。

 “畜生。”林月琴哭喊着骂了一句。胡大麻笑着将右手的食指从拉开的叉中伸进去捏住姑娘的一片红嘟嘟的,将翻了开来。

 姑娘的户很干净,两片薄薄的小紧紧贴在道口,胡大麻用中指顶住姑娘的大,用食指剥开姑娘的小轻轻在姑娘的道口。  m.zIkkXs.COM
上章 铁血黑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