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血黑旗 下章
第20章 巨烈挣扎起来
 吉野笑着用力了一阵,他明显感到了姑娘的变化,这是前几名被俘的女俘所没有的。吉野很难想像这样一个在刑架上媚眼如丝,娇柔滑的年青姑娘会是打死了几名皇军还差点把自已手指咬断的女游击队员。吉野了一会,然后双手搂着姑娘的纤,用舌头姑娘的圆脐。

 姑娘紧紧闭着双眼,她感到酥上一片凉凉的感觉,姑娘洁白的双峰、沟上粘满了吉野的唾

 吉野的嘴渐渐向下,过姑娘平滑的小腹,便来到姑娘的下部。吉野笑着解开姑娘的带,将姑娘的长撕开直至脚踝处。

 姑娘那两条修长,翠生生的白腿顿时呈现出来,一条粉的内包裹住了一个年轻姑娘最神密最美妙的私处。

 由于长时间的运动使姑娘有一种结实的美感,而天生的丽质使姑娘的玉腿肌肤显的细、水灵。

 吉野蹲下来笑着用摸捏着姑娘的白腿,先是小腿、然后是大腿、再慢慢的来到姑娘的玉腿部。

 肖燕感到了玉腿部的酥难忍。吉野双手搂着姑娘的股,隔着姑娘的内用舌头用力姑娘的凹处。

 肖燕感到下身一阵阵奇,她仰起了头大骂道:“畜生。”吉野笑着扒下姑娘的内被,随扔在一边的地上,周围的军发出阵阵笑盯着姑娘出来的凄美神秘的下身。

 只见姑娘洁白细腻的两条玉腿部,又黑又亮的呈倒三角覆盖着,浓浓的一片从小腹婉沿而下,中间正中玉腿部可见一条细细的沟,紧紧合闭在一起。

 吉野笑着用手捏住姑娘那两片粉红色细向两侧翻开,姑娘那整个生殖器便完全的呈现在兽军的眼前。

 粉红色的下娇柔的道前庭已被清亮的粘润,两片细的小紧紧贴在姑娘粉红色的道口,道口上面圆圆的小便是姑娘的道口了,吉野将食指在姑娘道口的粘了一下。

 然后沿姑娘的大而上,剥开姑娘蒂上细小的包皮,轻轻姑娘那半透明粉红色的蒂。“啊”

 肖燕感到自已的下身传来阵阵消心浊骨的异样刺,抑制不住的哼出声来。雪白的‮腿双‬内侧的肌不由自主的痉挛动了一下,她的下体不由自主的润了。

 吉野笑道:“姑娘,想皇军了吧。”“无。”肖燕偏过了头。吉野着用左手支开姑娘的两片,然后将右手中指慢慢的入姑娘狭窄的道内,道内分泌的粘滑的包裹着吉野的手指,一下下扣弄着姑娘的道。肖燕感到下身一一阵阵酥难忍。

 随着吉野一次次的用手指扣括姑娘的道内壁及刺蒂,姑娘发出了“啊”的近似于愉快的痛叫声。“什么样,很愉快吧?”吉野站起来托起姑娘的一只笑着问。

 “畜生。”肖燕羞红了脸,恨恨的骂了一声,竭力闭上嘴偏过头去。“嘿嘿!”吉野干笑了几声,来到姑娘身边。“畜生,不要啊”肖燕恐惧的看着吉野着高翘的茎向自已走来,拼命挣扎起来。

 她的双手竭力想向中间靠近,捆在姑娘手腕上的绳子将姑娘洁白的手腕勒出条条红印。吉野狞笑着走到刑架前,笑着将左右手的食指深深的入姑娘的道内。

 然后向两边一分,姑娘的道顿时被呈喇叭口样分开,出姑娘红道壁,然后吉野将长的柱顶在姑娘的道口,双手紧紧搂住姑娘的臂部,使劲一用力。

 “噗哧”一声,夹带着姑娘的和浓黑的道内翻陷进去。“啊”肖燕痛得仰起了头,她感到下身一阵裂开般的巨剧痛,她竭力想推开吉野暴力的进入,手腕上传来骨折般的巨痛才使她想起自已的双手被捆紧在刑架上,在看到林月琴受轮时,肖燕就明白了军的恶毒。

 但她没想到军的恶毒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她没想到自已一个未经人道的年青姑娘会被众目睽睽下被以这样屈辱的姿势绑在刑架上扒光衣,赤条条遭到异族兽类的,当吉野暴的侵犯她那一个年青姑娘最神密最娇柔的部位时,体的痛楚和精神上的无助使她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

 看到年青漂亮的女俘被捆在刑架上凄惨无助的惨叫着被入,令吉野的极度的膨起来。

 他疯狂的将半截长的变态似的一次次暴的捅进姑娘的道深处,每一次的捅入都使姑娘感到下体撕裂般的巨痛,姑娘那两片粉红色的一次次的紧贴着吉野的茎陷入道内再翻出来。

 水及因道裂伤而出的血水在吉野的撞击下向四周飞溅开来。“啊”每一次的入都会使肖燕痛苦的仰起头,当了一千多下后,肖燕感到下体已经麻木了。

 吉野将一次次捅入姑娘滑的道,狭窄的道肌层与茎的磨擦使吉野渐渐达到了高。“呵”

 吉野狂暴的发出一声长长的野兽样的尖嚎,双手猛的捏住姑娘的双,下体猛烈的一阵动。“啊”肖燕感到道深处一阵灸烫,她昏了过去。

 吉野足的从姑娘道内茎,一名军用水洗净吉野的茎,然后剩下的水泼在姑娘的身上。姑娘白净的‮体玉‬在灯光下发出晶莹的泽,混身细密的汗珠反着灯光的彩芒,姑娘雪白的肌肤和浓黑的形成强烈的对比。

 肖燕感到一丝丝凉意,她感到下体一阵阵的刺痛,睁开眼来看到四周的眼睛,她知道对她的摧残还远远没有结束,相反才刚刚开始,肖燕痛苦的闭上美目,她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吉野着命令打手将肖燕吊在一个框形刑架下,她的双手被捆住高吊在横梁上,两只玉腿被分开捆在两侧木柱子上。

 右野笑着走到刑架前,捏了捏姑娘的双峰然后又在姑娘的道内扣弄了几下,狞笑着来到姑娘的背后笑道:“姑娘,让我来为你的菊门开开苞吧!”

 说完笑着用手分开姑娘的双臂,将一入姑娘的小菊门。“啊畜生啊”姑娘惨叫起来。才被暴的开垦了‮女处‬地,现在又遭铁入如花般娇的菊门。肖燕凄惨的叫起来,吉野狞笑着将铁一次次入姑娘的菊门。肖燕感到菊门内一阵阵刺痛,她美目含泪徒劳的惨叫着。

 汗水和泪水从她左右摆动的秀发上向四周抛落。大的铁进肖燕的道深处,鲜红的血从肖燕那撕裂的道口出来,染红了她洁白的玉腿。

 肖燕感到自已已被得整个身体都软瘫了下来,赤的‮体玉‬无力的被捆挂在刑柱上。“怎么样,姑娘,好吧!”

 “野兽!”肖燕抛了抛被汗水和泪水打的头发骂道。吉野讨了个没趣,狞笑着命令打手用冷水将林月琴泼醒。林月琴被冷水一,吃力的睁开美目。

 吉野再度用手捏住林月琴那两只羊脂白玉般充满弹的丰狞笑着道:“林主任,你再不说下面可要对不起你的小妹妹了。

 她多么年青漂亮啊,难道你就忍心她遭受那些年青姑娘根本不能忍受的酷刑嘛?”“卑鄙。”林月琴望向肖燕。肖燕竖毅的点点叫到:“林大姐,就是死,我也不会告诉他们。”“好姑娘。”林月琴眼中闪现着泪花。

 吉野狞笑着来到刑架前,用手捏住肖燕那两只含蕾待放纤巧却又充满弹的一对椒狞笑道:“姑娘,啧啧,这么漂亮的房真是我见尤怜,割下来真是可惜了。”

 肖燕扭动了一下娇躯没有出声。吉野捏住肖燕的左头将她的整只房拉起来,笑道:“姑娘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说出来,这漂亮的房就不割了,要是不说,我可就不客气了。”肖燕轻轻泣起来但是没有回答。

 “来人,用刑!”吉野狞笑着命令。一名打手从地上拿来一圈细线,吉野接过笑着将细线打个活结套在肖燕粉红色的左侧头上,拉紧,细线便紧紧束住了肖燕的头。吉野收紧细线,姑娘那左房因头的牵拉而尖尖的翘了起来。

 吉野笑着从刑具中拿起一把小型钢锯,来到肖燕身前狞笑道:“姑娘,再不说可就真锯了。”

 肖燕俏脸苍白,惊惧的看着吉野将钢锯按在自已的左侧,她酥急剧的动了几下,偏过头去。吉野见姑娘毫无屈服的意思便将手中的细线交给一名打手命令他拉紧绳子,使姑娘的房高高突起。

 由于房被拉起,肖燕的脯凄惨的向上拱起,吉野狞笑着将钢锯贴在姑娘细,拖动了钢锯。“呀”

 肖燕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巨烈的挣扎起来,钢锯锋利的刃口已切进姑娘的房,鲜血一下子从姑娘白洁的断口处冒了出来。

 吉野一边问一边继续拉动钢锯。肖燕的悲惨的嘶叫着,她的四肢像糠筛样不受控制的抖动着,钢锯已切进房里一半,血从她房上涌出将她光滑白洁的小腹染得通红。钢锯恐惧的吱吱切割着。

 碎不停得从肖燕的房上掉下来,白洁的房渐渐从肖燕的脯上分割了开来,终于在一次巨烈的惨叫后肖燕昏死了过去。吉野笑着提起那拴着肖燕头的细线,那被割下极富弹房被吉野提在手里,吉野笑着将肖燕的房抓在手里捏了一阵对林月琴笑道:“林主任。

 由于你的顽固,你的手下被割了房,难道你就不心痛吗?”“畜生,真不明白你的父母怎么会生出你这种东西。”“八格。”吉野狞笑着道:“林小姐我让你接下来看看什么才是畜生。”“哗!”  m.zIKkXs.Com
上章 铁血黑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