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始部落纪行 下章
第一章
 新星节目主持人简丽华,现年三十七岁,身高一点六米,体重五十八公斤,已婚,育有一子,拥有一身介于健康与丰腴中间的柔和体态──稍微带点的四肢,微微隆起的小腹,以及一对总是令她肩膀酸痛的G罩杯巨

 这位有着十年外派记者资历、渴望为新节目带来冲击开端的新秀主持人,正噘着涂上的厚,搭乘直升机前往太平洋上某个存在着原始部落的岛屿。

 “丽华,容我再提醒一遍,因为我们资金全部都花在旅费上了,待会你可要好好地…”

 “知──道啦!都看过我的作品了还一直碎碎念。”

 “哎,这不能比嘛!你知道我们花了多少冤枉钱在那玩跳岛游戏…”

 “我说知、道、啦!一定会做出不输给别台的节目,放心交给我吧!”精神满的丽华用渗汗的双手做出加油动作,豪迈地撑起白色吊带背心的丰猛然一晃,看得耳提面命的制作人脸都红了起来。

 他们一行六人已经离开台湾一个礼拜,透过丽华那明摆着给人剥了一层又一层的皮、好不容易才抵达目的地的私人关系,少得可怜的公费早早就被啃光,大部分支出都是看在丽华面子上才让他们自掏包。

 “希望这个部落的语言有在对照本上…嗯…”回想起所谓的面子,制作人忍不住紧盯丽华壮观的双峰。即使白色布料以毫无疙瘩的完美形式圆润地鼓起,他仍然有股能够看得见底下深咖啡头的错觉──那是十天前,还在台北住处时,丽华用那对丰人的巨帮他打炮的记忆──现在想想,这个的女人也是靠同样手段“说服”其他工作人员掏钱吧。

 虽然这一炮就让他掏了二十多万,思及老二埋没在丰脂肪间、享受着长达二十分钟的厚弄,最后得以在温热的内尽情释放的愉…即使从头来过,他还是会选择赞助这项企划案吧!

 直升机在上午十一点降落于目标岛屿一块适合起降的平原上,大夥下机便开始搬运器材、搭设帐篷,建立一座临时营地,好应付为期五天的采访行程。男人们个个满头大汗地劳动时,丽华就坐在几个叠起来的空桶子上,遮伞一开,继续读那本都快翻到烂的语文对照本。等到营地雏型出来了,她才慢悠悠地来到制作人身边,开口却是要对方帮忙拿防晒

 “丽华,行李都在那边,你没看我们忙得跟狗一样…”“都混在一起了嘛!我不想翻别人的东西,帮我拿嘛!”“你喔…”

 是因为趁着募款时跟现场大家分别都睡过的关系吗?自从确定采访行程以后,制作人眼里的丽华就和往常干练的姿态有了明显的差异,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随心所地要求男人帮她做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我的肌肤很不耐晒嘛,你看小腿都黑了!”

 “有黑吗?看不出来啊…”“就是黑了呀!不然你蹲下去看,靠近脚踝那里的肤明显变深了!”“好啦好啦…我去拿就是了!”

 虽然对这种恃宠而骄的心态十分感冒,却也凹不过指使男人时浑身散发出一股劲的丽华,制作人最终还是屈服在那对巨的瞪视下,背负起在场其他男人的妒意去翻找行李。

 “那个,摄影师大哥,过来一下好不好?”

 “丽华小姐怎么了?”

 “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下小腿?我有点麻麻的感觉。”“喔,好…”──如此这般,原订三个小时就能完成的作业,硬是给丽华东拖西拉、处处影响而弄了将近五个小时。

 团队里的男人们对她既不满又无可奈何,毕竟资金已经投下,而她又是这节目的灵魂人物,要是闹僵就不好了。换个角度想,若能在这趟行程中使他们的丽华公主满意,说不准还有甜头嚐呢!

 临时营地在下午快四点时落成,留下来帮忙的两位驾驶向制作人确认时程后便驶离小岛。本来他们下午就要先和部落进行首次接触,由于时间耽搁到了,只能延宕至明一早。

 丽华反正也没差,男人们忙着备水、架设器材时,她自个儿窝在帐篷内看事先编辑的外景主持特集,从一次次的模仿中遴选出最合适的方式。

 待天色转红,制作人召集大家做基本的野外求生指导,丽华认为保护她这个主持人是男人的职责,因此继续赖在帐篷内。直到星夜降临,她才因为晚餐香味走出来。

 “为什么要升营火啊?不是有带发电机吗?”

 丽华一来到营火堆前就摆张臭脸,显然很无法接受连紮营都要如此原始的作风。制作人对这番不经大脑的话感到不悦,然而当他看见丽华那取下了罩、仅仅隔着一件薄背心弹晃的巨时,怒气就因着两处明显的凸痕迹大打折扣。

 “发电机呢?拿出来用呀!升火什么的感觉太野蛮了吧!”该说真不愧是公主魂觉醒的人吗──明明小孩都要上国中了,还故意穿成这样来拉拢男人,真是不像话。不过也正因为这女人是个笨蛋,他们才有眼福可享哪!

 “丽华,你听我说,我们要在这个岛上度过五天,所以发电机要省着用才行。”“所以晚上用发电机、白天关掉呀!”

 这番令大家哭笑不得的言论开始惹恼一些人。即使丽华不断做出肢体动作好吸引众人目光来到她自傲的双峰上,用这种白痴言论来扮演公主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制作人赶在其他人爆发前好声好气地解释:

 “我们没有足够的柴油,嗯,就是发电用的东西,所以发电机就做为紧急用途。平常时候用营火来代替,一来很温暖,二来能见度也不错…”“喔──总之你们不打算开就是了?”

 “呃…就是这样。”

 制作人真想掐紧那对巨大喊“耍什么子啊!”不过也算是顺利让丽华踏下台阶了。岂料她又开始没事找事做。

 “那是什么?”

 “嗯?”

 “你旁边放的那个东西,是手?”

 制作人回头看向木箱上的械,还没应声,丽华就像在报复他不肯打开发电机似的故意提高音量说:

 “天啊!我们是来采访人家的,怎么会需要这种东西!”“没有啦,总是要以防万一…”

 “你有看过哪个采访节目会准备武器的?拜托!这里又不是什么战地方!

 把那种东西收起来好吗?“

 “是是是…你说的算。”

 体认到跟耍子的女人沟通是件极其愚蠢的事情,制作人向身旁那些怏怏不乐的同伴颔首以示让步,大家纷纷把各自的自卫用武器藏起来,免得又要招惹丽华公主挖苦。

 “真受不了你们男人!整天想着打打杀杀…”满口埋怨却故意凸的口、让众人大眼福的丽华来回晃了一会儿,最后在制作人与摄影师中间坐下。纵然可以近距离瞧瞧那对壮观的大,制作人却不想再奉陪这位公主了。他向摄影师使了眼色,丽华的晚餐就由摄影师帮忙递呈。

 晚餐时间出乎意料地平淡,大夥也建立起一套默契,不管丽华想怎么耍子就让她耍个够,反正她要的也就是一时称心快意。到了饭后小酌时间,喝得微醺的丽华开始换个方式刺大家。

 “我说…你们不觉得,待在这种孤岛上过夜很刺吗?如果我老公有来,我会想和他在这里做一整晚呢…”

 前一句还引人遐思,后一句就泼人冷水,典型的钓鱼式话题。

 “可惜他都不来…我可能会想着他自哦…”毫无疑问,目的正是让同样喝着酒的大夥股间为之昂扬。

 “算了…摄影大哥,我要…你扶我。”“喔…喔!”

 但是,勾起众人火的举动也只是好玩而已,眼见大家一下子就上钩,丽华很快就腻了。

 两人来到营地后方的草丛区,丽华要摄影师关掉手电筒,摸黑直到离营地有些距离为止。沐浴在月下的丽华就在摄影师面前弯身下短及内,背对着他,‮腿双‬开开地蹲下。

 “帮我扶着脚好吗?膝盖这边…”

 “好!”跟着丽华蹲下的摄影师战战兢兢地把手放到她膝盖外侧,这时丽华再度下达指示:

 “不要离那么远嘛,你脚可以贴在我脚外面…像夹心那样…”“这、这样吗?”

 感受到赤的大腿被男人结实而多的大腿轻轻夹住,丽华逸出一股愉悦的深息,身体往后沉沉一,靠在摄影师左肩上对他耳语道:

 “上次只帮你吹就了…想不想要再一次机会呢?”“想、想要!”

 “那你要快一点哦,不然大家会起疑…”

 无需丽华多言,摄影师立刻拉下拉炼,将早被逗到起的老二给掏出来。丽华想维持这姿势多挑逗他,最好能逗到营火那边的男人起疑,这么一来她就可以既足又不轻易被人得手了。

 然而就在摄影师的硬具碰触到她肥软的股时,丽华整个人被往前一推,双手急急忙忙地触地,同时股扬起、水闪烁的──那男人的接着便伴随咕啾啾的声音入她体内。

 早在逗弄男人时就开始润的,到了主动挑起可能被侵犯的挑逗时便已完全透,犹如妇般强力收缩着的壁一被打开,顿时令丽华浑身酥麻。

 摄影师一手掐着丽华的、一手隔着背心起她的子,在她中顺畅无比地着,不一会儿就令兴奋多时的双方脑中亮起倒数计时。此时营地那头传来了呼喊声。

 “呼呃…呼嗯嗯…快、快点…不要被他们发现了哦!”“是的!丽华小姐…丽华小姐啊啊!”“噫哦…好、好猛…比老公的还猛…哦…哦!嗯哦…“

 即将被发现的兴奋感结合人的刺感,使摄影师的在维持最大加速状态约十五秒后便濒临极限;两人股间紧紧贴合在一起,亢奋肿头就在弄般夹紧下倾而出,朝丽华体内出冲劲十足的

 从头帮浦猛然出的撞击壁的瞬间,双颊发烫的丽华扬首一叫,并在持续出的情况下了出来。她就这么一边给有着大巴的男人注入、一边舒地漏着,直到完过后好几秒钟,才因为离而从恍惚状态恢复过来。

 “呼,手都弄脏了…刚刚的事情,要保密哦!”“没问题…”

 匆匆忙忙地干完一炮,两人这才慢地返回营地。

 即使不去注意丽华大腿下的浓稠体,光从两人消失的时间与草丛间的异样动作来判断,不管是谁都知道扛摄影机的家伙刚才了一发。但是气氛并未因此僵滞下来,因为丽华那别有用意的早寝让大家连尴尬的时间都没有,五个男人各自分配好看守时间便迅速熄灯。

 尽管距离天亮大概有十小时之久,男人们都对各自守夜的时间没有异议。

 营火转弱后的晚间八点二十分,最先上岗的制作人将手带在身边,悄悄爬入其中一间静谧无声的帐篷,不久后帐篷就伴随着愉的叫声摇晃起来。

 “你忍很久了吧…大家都睡了吗?那好…嗯…嗯啊!啊嗯!啊啊…哈啊啊…”接着是晚间十点三十分──

 “今天才做过耶,你还这么硬…啾噗!啾!啾噗!嗯噗!咕想进来了吗?好…嗯呵!呵…呵呜…”

 深夜零点二十五分──

 “啊…吓我一跳…没关系,来吧…嗯呜!呜…好…嗯!轻一点…啊嗯!啊!嗯哈啊啊…”深夜两点十分──

 “让、让我休息一下,刚才一直在做…嗯咕!这…这也好…好硬…不、不行…我会受不了…哦!哦…”凌晨四点整──

 “要了…丽华的又要了哦…呼哈…你看啦,整个黏糊糊了啦…哦欸!门不行!止!…呜欸!”

 无论是基于爱慕之心、是受怨气、还是单纯被这女人气十足的体所惑,守夜者们的时间几乎都花在唯一一间弥漫着腥臭味的帐篷。这的女人对所有钻进帐篷内的男人来者不拒,她只管享受男人们怀抱的或取悦或教训她这个女人的干劲、享受一具努力使她高的彻夜狂。当天色转亮之际,门都被到闭不起来的丽华,总算是在疲惫感与最强烈的一次相互碰撞后晕睡过去。

 ----

 正午时分,外头等候的众人都已经用完午餐了,丽华还在呼呼大睡。采访小组所有的准备皆已完成,只待丽华这个主持人就绪,立刻就能前往这座岛屿的部落所在处展开交流。话虽如此,经过昨晚的配大放送,现在谁都不想得罪窝在帐篷里的巨货。

 众人继续枯等将近一个小时,丽华的帐篷才传出些许动静,但人依旧没出来。

 等到不耐烦的制作人顶着同伴们的妒嫉压力探进帐篷内,却见到只穿着一件内、上半身全的丽华正在悠闲地化妆,瞬间怒意涌现。然而当他目光来到丽华那给深橙光线打暗的头上,又忍不下心对她开骂。

 “丽华,化妆可不可以稍微延后,先赶快吃点饭、顺便清洗一下…”“我不要。”

 “现在已经过了正午,考虑到来回程,没那个美国时间给你浪费啊!”“我说不要。我才不要素颜见人,你们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这个女人真的明白自己的立场吗?

 “时间不够就明天再采访呀!还不是你们半夜不睡觉,硬要找我做,才害我睡到现在!”

 看这丽华一睡醒又犯了公主病,制作人不对于把另外一名女赶出采访小组一事后悔了。

 “明白的话,就去外面帮我弄个汤还有温巾吧,我再三十分钟就好了。”制作人真想直接按住那对子、将这笨女人狠狠地推倒在地,再用老二堵住那对净会说些白痴话的厚;反正就算真的惹她生气了,只要抠一下那至今还飘出腥臭味的,这笨女人马上就会屈服吧──所幸在他莽撞之前先想到了大夥的资金,也就强忍不快与冲动,悻悻然地离开帐篷。

 在这之后又过了两组三十分钟,浓妆抹、换上新背心与短裙的丽华才甘愿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幅度晃动的双与显眼的凸说明这女人扮公主扮上瘾了,丝毫没有察觉众人开始对这种公主游戏感到不耐烦。

 等到丽华慢地吃饭、擦澡到换装结束,已经过了下午三点。正当大家都觉得今天一天已经浪费掉时,丽华开始吵着该出发了。

 “我都准备好了,至少录个开头吧!”

 “就为了你一个开头,来回得折腾快两个小时,这…”“沿路还可以拍一些照片呀,把我们深入部落的过程整个记录下来!”眼见制作人皱眉不语,摄影大哥赶紧劝劝丽华:

 “丽华小姐,虽然我们有大致的地图,还是得实地探路才行,会很花时间…“

 “所、以、说!今天就录个简单的开头,主题可以等明天再录呀!”“可是…”

 “你们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就只是录个开头、弄个简单的介绍,这样而已呀!

 为什么连这点小事都不想把它做好?”

 又来了,又是刻意搔首弄姿地边让人看她的部边颐指气使,这女人实在是──

 “…够了,我知道了。继续吵下去只会浪费时间,这就去探个路,然后照丽华说的把开头处理掉吧。”

 “欸?这样真的好吗?”

 “想想我们为这个节目投入多少钱吧,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好歹也想想已经为了这个笨女人付出多大的代价──无需当着丽华的面说出来,众人或多或少都理解了制作人的暗示。现场唯一无法感同身受的丽华还以为自己得逞了,喜孜孜地抱起制作人的手臂,以柔软的双上去说:

 “果然还是制作大哥最有担当了!”

 兴高采烈的丽华所不知道的是,这回她的体攻势全然无效,制作人只想赏她一巴掌而已。

 正式出发前,大家以为丽华闹也闹够了的时候,这女人再度仗着一对巨四处招蜂引蝶逗男人,顺带使出她最擅长的耍子把戏。

 “我说,你干嘛带着手?”

 “咦?”“我们是记者,不是什么恐怖份子,难道你想拿指着原住民的头、他们接受采访?”

 “丽华小姐,这个是为了应付紧急状况…”

 “什么紧急状况?你以为我们在拍电影?又不是什么食人族,事先不是都调查过了?”

 “呃,其实那个调查报告写得很…”

 “我不想听这些,总之就是不行!”

 丽华忽然一把抢过工作人员携带的手,像是拿脏东西似地用两手指夹着扔到桌上去,然后转过头来对目瞪口呆的众人下达指示:

 “你们也是,绝对不可以带这种可怕的东西!知道了吗?”“知道了…”

 制作人一脸不悦地向众人使眼色,待丽华心满意足地看向它处,大夥再将各自的防身装备佩戴回去。

 “很好,那么就出发吧!”

 看着不可一世的丽华晃着巨蹦蹦跳跳的模样,受恶整的众人纵使多么想一掌给她呼下去,仍旧强住这股冲动──反正到了晚上再叫这女人好好地用体补偿吧!

 “原始部落,我们来啰──!”

 至于置身众人意之中而洋洋得意的丽华,则是一想到即将在事业与男女关系上展翅高飞,不兴奋得头都站起来了呢!  m.zIKkXs.Com
上章 原始部落纪行 下章